<video id="oqb7n"></video>
  • <source id="oqb7n"><menu id="oqb7n"></menu></source>

    <source id="oqb7n"></source>
  • <video id="oqb7n"></video>
  • <u id="oqb7n"><dl id="oqb7n"></dl></u>

      1. <video id="oqb7n"><mark id="oqb7n"></mark></video>

          西汶藝術網

          中華古籍全錄

          中國漢語字典

          中國書法字典

          西汶藝術品

          會員登錄 | 注冊
          藝術中國:中國傳統文化與藝術

          古籍全錄

          古籍筆記

          古籍討論

          首頁 |

          讀古籍筆記

          |

          燭照元初 的讀古籍筆記

          將燭照元初的古籍筆記分享到:
          本生
          本生之道,重在保全組織的勃勃生機,不被毀滅。
          七年,劉長佑移督云、貴,知法人志在得越南以窺滇、粵,上疏略曰:“邊省者,中國之門戶,外籓者,中國之籓籬。籓籬陷則門戶危,門戶危則堂室震。越南為滇、粵之脣齒。泰西諸國,自印度及新加坡、檳榔嶼設
          劉長佑抗擊法國侵略越南。
          宣德郎 正七
          后改為宣義郎。宣教郎是否也是同一個?
          燭照元初最近回復:“元豐新制,改宣德郎為宣義郎。避諱宣德門之故。 …”
          器識
          行儉有知人之鑒,初為吏部侍郎,前進士王勮、咸陽尉欒城蘇味道皆未知名。行儉一見,謂之曰:“二君后當相次常銓衡,仆有弱息,愿以為托。”是時勮弟勃與華陰楊炯、范陽盧照鄰、義烏駱賓王皆以文章有盛名,司列少常伯李敬玄尤重之,以為必顯達。行儉曰:“士之致遠者,當先器識而后才藝。勃等雖有文華,而浮躁淺露,豈享爵祿之器邪!楊子稍沈靜,應至令長;馀得令終幸矣。”既而勃渡海墮水,炯終于盈川令,照鄰惡疾不愈,赴水死,賓王反誅,勮、味道皆典選,如行儉言。行儉為將帥,所引偏裨如程務挺、張虔勖、王方翼、劉敬同、李多祚、黑齒常之,后多為名將。
          直話的作用
          黃門監魏知古,本起小吏,因姚崇引薦,以至同為相。崇意輕之,請知古攝吏部尚書、知東都選事,遣吏部尚書宋璟于門下過官;知古銜之。崇二子分司東都,恃其父有德于知古,頗招權請托;知古歸,悉以聞。他日,上從容問崇:“卿子才性何如?今何官也?”崇揣知上意,對曰:“臣有三子,兩在東都,為人多欲而不謹,是必以事干魏知古,臣未及問之耳。”上始以崇必為其子隱,及聞崇奏,喜問:“卿安從知之?”對曰:“知古微時,臣卵而翼之。臣子愚,以為知古必德臣,容其為非,故敢干之耳。”上于是以崇為無私,而薄知古負崇,欲斥之。崇固請曰:“臣子無狀,撓陛下法,陛下赦其罪,已幸矣;茍因臣逐知古,天下必以陛下為私于臣,累圣政矣。”上久乃許之。辛亥,知古罷為工部尚書。ARTX.CN
          燭照元初最近回復:“姚崇可謂善揣摩上意者也。 …”
          士安沒后,真宗謂寇準等曰:“畢士安,善人也,事朕南府、東宮,以至輔相。飭躬慎行,有古人之風,遽此淪沒,深可悼惜。”及王旦為相,面奏:“陛下前稱畢士安清慎如古人,在位聞之感嘆。仕至輔相,而四方無田園居第,沒未終喪,家用已屈,真不負陛下所知。然使其家假貸為生,宜有以周之者,竊謂當出上恩,非臣敢為私惠。”真宗感嘆,賜白金五千兩。
          ——畢士安位置宰相,家無資產,家人竟然靠借貸過日子,真的不容易啊!像這樣的宰相,千古以來獨一無二吧。
          李沆卒,進士安吏部侍郎、參知政事。入謝,真宗曰:“未也,行且相卿。”士安頓首。真宗曰:“朕倚卿以輔相,豈特今日。然時方多事,求與卿同進者,其誰可?”對曰:“宰相者,必有其器,乃可居其位,臣駑朽,實不足以勝任。寇準兼資忠義,善斷大事,此宰相才也。”真宗曰:“聞其好剛使氣。”又對曰:“準方正慷慨有大節,忘身徇國,秉道疾邪,此其素所蓄積,朝臣罕出其右者,第不為流俗所喜。今天下之民雖蒙休德,涵養安佚,而西北跳梁為邊境患,若準者正所宜用也。”真宗曰:“然,當藉卿宿德鎮之。”未閱月,以本官與準同拜平章事。士安兼監修國史,居準上。
          ——畢士安一心一意支持寇準,推薦他擔任宰相,一心為國家!
          真宗每見輔臣入對,惟于端肅然拱揖,不以名呼。又以端軀體洪大,宮庭階戺稍峻,特令梓人為納陛。
          臺階太高,真宗專門替他修建臺階,可見君臣相得之意殷殷。
          時呂蒙正為相,太宗欲相端,或曰:“端為人胡涂。”太宗曰:“端小事胡涂,大事不胡涂。”決意相之。會曲宴后苑,太宗作《釣魚詩》,有云:“欲餌金鉤深未達,磻溪須問釣魚人。”意以屬端。后數日,罷蒙正而相端焉。
          呂端處事穩重,在處理李繼遷母親問題上,表現得很突出。殺李繼遷之母,可以得到一時的痛快;但是卻不能解決李繼遷的問題,相反會讓他更加仇恨宋朝,那時問題就會層出不窮。
          嘗盜官馬,貿直盡償博進,事發,獄具,有司引見講武殿,紹斌稱死罪。太祖知其驍勇,欲宥之,執于門外,遣內侍私謂之曰:“爾今死有余責。”紹斌曰:“若恩貸臣死,當盡節以報。”俄復引見,釋之,且密賜白金。
          田紹斌盜竊國家馬匹賣掉賺錢,事情揭發后,被抓,披枷帶鋸去見宋太宗。宋太宗知道他是一個人才,想原諒他;表明上說:你死有余辜。田紹斌請求原諒。太宗接見了他,并且放了他,還暗地里給他銀錢。
          這是領導者善于使用的一種手段。明著嚴厲批評;暗地里卻給與教育與關心,讓受恩者感恩戴德,以盡死力。
          不過這樣做是用公來獲得私利。于國家有損,有失公平正義。
          至道二年,出為衛州團練使。未行,會命將五路討李繼遷,以重貴為麟府州濁輪砦路都部署。得對便殿,因言:“賊居沙磧中,逐水草牧畜,無定居,便戰斗,利則進,不利則走。今五路齊入,彼聞兵勢太盛,不來接戰,且謀遠遁。欲追則人馬乏食,將守則地無堅壘。賊既未平,臣輩何顏以見陛下?”太宗善之,出御劍以賜,又累遣使撫勞。既而諸將果無大功。
          西漢趙充國謀劃西域先零一樣。
          姚坦,字明白,曹州濟陰人。開寶中,以《尚書》擢第,調補將陵尉。歷隰州推官、將作監丞、知潯州。太平興國三年召還,為著作佐郎、通判唐州。閱筆八年,諸王出閣,詔給、諫以上,于朝班中舉年五十以上、通經
          姚坦能夠規勸元杰,要求他做好人是對的;但是當元杰不聽的時候,他就到處宣揚元杰的不是,這是不對的。特別是當元杰死后,他還找機會說元杰的不是,以示自己敢于說話。太宗認為他這樣做是出賣自己的耿直,以獲得好的名聲。推而廣之:幫助別人,不要將幫助的事情掛在嘴上,如果那樣就會被人認為是出賣幫助以獲取名聲。真正有德行的人,是只做不說的。不說人家也會知道,不知道也沒有關系。做人難做,道理就在這里。
          載行至梓州,時李順已構亂,有日者潛告載曰:“益州必陷,公往當受禍,少留數日可免。”載怒曰:“吾受詔領方面,阽危之際,豈敢遷延邪?”即日入成都。順兵攻城益急,不能拒守,乃與樊知古率僚屬斬關出,以余眾由梓
          明明知道前去危險,但是還是義無反顧!這種精神值得學習啊!載:郭載
          保勛性純謹,少寐,未嘗忤物,精于吏事,不憚繁劇。嘗語人曰:“吾受君命未嘗辭避,接同僚未嘗失意,居家積貲未嘗至千錢。”及死,聞者皆痛惜之。
          劉保勛做到“三未”,接受皇明不避讓,盡職盡責;對待同事講究團結,和諧待人;家庭建設不積累財富,從沒有超過1000錢。這樣的官,古代不多,現在也不多啊!
          宋初,拜戶部。遭母喪,起復,出掌蘄口榷茶。徙云安監鹽制置使,歲滿,出羨余百萬,轉運使欲以狀聞,保勛曰:“貪官物為己功,可乎?”乃止。開寶初,遷司封員外郎、監左藏庫。六年,知宋州。太平興國初,遷祠部郎中
          劉保勛抓經濟工作不錯,但是擔任大法官判案就成問題。
          劉謙,博州堂邑人。曾祖直,以純厚聞于鄉黨,里有盜其衣者,置不問。州將廉知,俾人故竊其衣,亦不訴理,即召詰前盜衣者,俾還之。直紿云:“衣乃自以遺少年,非竊也。”州將義之,賜以金帛,不受而去。
          劉謙,博州堂邑人。曾祖直,以純厚聞于鄉黨,里有盜其衣者,置不問。州將廉知,俾人故竊其衣,亦不訴理,即召詰前盜衣者,俾還之。直紿云:“衣乃自以遺少年,非竊也。”州將義之,賜以金帛,不受而去。
          欽祚性剛戾負氣,多所忤犯,與主帥郭進不協,進戰功高,屢為欽祚所陵,心不能甘,遂自縊死。
          欽祚性剛戾負氣,多所忤犯,與主帥郭進不協,進戰功高,屢為欽祚所陵,心不能甘,遂自縊死。
          時德州刺史郭貴知邢州,國子監丞梁夢升知德州,貴族人親吏之在德州者頗為奸利,夢升以法繩之。(梁夢升嚴格法治,處罰郭貴親戚屬吏。)貴素與珪善,遣人以其事告珪,圖去夢升。珪悉記于紙,將伺便言之。(郭貴與史珪關系好,要求史珪想法剪除梁夢升。)一日,上因言:“爾來中外所任,皆得其人。”(皇帝對自己用的人很得意。)珪遽曰:“今之文臣,亦未必皆善。”乃探懷中所記以進,曰:“只如知德州梁夢升欺蔑刺史郭貴,幾至于死。”(史珪乘機進讒言,詆毀梁夢升。)上曰:“此必刺史所為不法。夢升,真清強吏也。”(太祖火眼金睛,看出史珪等人的陰謀。)因以所記紙付中書曰:“即以夢升為贊善大夫。”既又曰:“與左贊善。”(提拔梁夢升。)珪以譖不行,居常怏怏。(史珪心情不好,非常郁悶。)九年,坐漏泄禁中語(泄密),出(降職)為光州刺史。會歲饑,淮、蔡民流入州境,珪不待聞,即開倉減價以糶,所全活甚眾,吏民詣闕請植碑頌德者數百人。(開倉賑民,做得好。史珪講個人感情,但對百姓不錯。)
          王贊,澶州觀城人。少為小吏,累遷本州馬步軍都虞候。周世宗鎮澶淵,每旬決囚,贊引律令辨析中理,問之,知其嘗事學問,即署右職。及即位,補東頭供奉官,累遷右驍衛將軍、三司副使。時張美為使,世宗問:“京城衛兵
          熟悉業務得罪人,那里工作也得罪人。
          李漢超,云州云中人。始事鄴帥范延光,不為所知。又事鄆帥高行周,亦不見親信。會周世宗鎮澶淵,漢超遂委質焉。即位,補殿前指揮使,三遷殿前都虞候。閱筆宋初,改散指揮都指揮使,領綿州刺史,累遷控鶴左廂
          李漢超強搶民女為妻,又借貸不還,百姓告狀。太祖以高超手段解決。
          執干戈而衛社稷,聞鼓鼙而思將帥。
          未幾,詔遷四州之民于內地,令美等以所部之兵護之。時契丹國母蕭氏與其大臣耶律漢寧、南北皮室及五押惕隱領眾十余萬,復陷寰州。業謂美等曰:“今遼兵益盛,不可與戰。朝廷止令取數州之民,但領兵出大石路,先遣人密
          遷云、應、寰、朔四州民眾進入內地。按照楊業的策略是來年高端呼應,在遼軍必經之途石碣谷谷口埋伏重兵,迎擊遼軍;但是西上閣門使、蔚州刺史王侁、軍器庫使、順州團練使劉文裕認為這膽怯之計,他們主張鼓噪而行,以氣勢來嚇倒遼軍。他們認為楊業害怕。聽了這話,老將軍斗志被激發,決定親率軍隊為前鋒,并且囑咐潘美帶兵在陳家谷等待救援。楊軍與遼軍力戰。潘美開始還駐扎在谷口,等了一會沒有看見楊業來,以為楊業勝利,他的部下就跑去搶功勞,結果楊業到谷口后沒有救兵,最后被俘,絕食而死。楊業的錯誤在于經不住激,一激就遭到秒殺。對不正確的意見一定要堅決抵制,對正確的意見一定要堅持。這是對領導者的基本要求。
          太平興國中,大軍平并州,討幽薊,皆為攻城八作壕砦使。嘗詔督造炮具八百,期以半月,延進八日成。太宗親試之,大悅。又令主城北諸洞子。及班師,命與孟玄哲、藥可瓊留屯定州。遼人擾邊,命延進與崔翰、李繼隆將兵八
          幽薊之戰。按照宋太宗的部署,是安排8隊進攻,每隊1萬人,每陣之間相距百步,一步約1米,相距100米,中間形成一個巨大的空隙,有利于敵人分塊切割,士兵們看到這個形勢,很害怕,缺乏斗志。趙延進臨陣抗命,建議將8陣改為2陣,這樣每陣有4萬人,力量集中,戰斗力增強,士兵信心大增,果然打敗敵人。趙延進還有一個特點是有擔當,敢于承擔失敗的責任,這樣鼓舞了其他將士的信心,大家聽從他的建議。如果他雖然提出了一個好的建議,但是,沒有擔當,不敢承擔責任,那么也會沒有人追隨他。好的策略加敢于擔當是領導者的基本素質。
          李韜,河朔人。有勇力膽氣,善用槊,為禁軍隊長。周祖征三叛,韜從白文珂攻河中,兵傅其城。文珂夜詣周祖議犒軍,留韜城下。時營柵未備,李守貞乘虛來襲,營中忽見火發,知賊聚至,惶怖失據。客省使閻晉卿率左右數十
          李韜,真猛將也,清末魏光濤可以一比。
          初,安、史之亂,數年間,天下戶口什亡八九,州縣多為籓鎮所據,貢賦不入,朝廷府庫耗竭,中國多故,戎狄每歲犯邊,所在宿重兵,仰給縣官,所費不貲,皆倚辦于晏。晏初為轉運使,獨領陜東諸道,陜西皆度支領之,末年
          劉晏是一個非常杰出的財政部長,不僅善于賺錢,也善于用人。可惜被楊炎陷害致死。
          湖南賊帥王國良阻山為盜,上遣都官員外郎關播招撫之。辭行,上問以為政之要,對曰:“為政之本,必求有道賢人與之為理。”上曰:“朕比以下詔求賢,又遣使臣廣加搜訪,庶幾可以為理乎!”對曰:“下詔所求及使者所薦
          闡述人才不可以通過下詔書獲得,必須親自去尋訪。
          陟有吏干,性狡獪,好進,善事權貴,巧中傷人。太祖嘗召刑部郎中楊克讓,命坐與語,且諭以將大用。陟素忌克讓,偵知之。因奏事,上問識楊克讓否,陟曰:“臣與克讓甚善,知其人才識,朝廷佳士也。近聞其自言上許以大
          侯陟巧言毀人。人情險惡,不可不察。
          乾佑初,授屯田員外郎,改浚儀令。時楊邠用事,與防有隙,未幾,免職。居數月,夢一吏以白帕裹印,自門入授防,防寤而思曰:“白主刑,吾當為主刑官乎?”俄而周祖即位,起為刑部員外郎,吏繼印至,一如夢中所睹。
          歷史記錄者將這一事記錄在書,是什么意思呢?做夢真的是這么靈驗嗎?
          會鄭州民李思美妻詣御史臺訴夫私鬻鹽,罪不至死,判官楊瑛置以大辟。有司攝治瑛,瑛具伏。可久斷瑛失入,減三等,徒二年半。宰相王峻欲殺瑛,召可久謂之曰:“死者不可復生,瑛枉殺人,其可恕耶?”可久執議益堅,瑛
          作為一個地方官,處置案件不當,不該殺的人殺了。上級機關怎么處理?宰相要殺,大理卿(最高法院院長)按法判決。
          上用法嚴,百官震悚。以山陵近,禁人屠宰;郭子儀之隸人潛殺羊,載以入城,右金吾將軍裴谞奏之。或謂谞曰:“郭公有社稷大功,君獨不為之地乎?”谞曰:“此乃吾所以為之地也。郭公勛高望重,上新即位,以為群臣附之
          有道理。郭子儀掌大權、有大功,施以小懲,反而可以保全之。
          協律郎沈既濟上選舉議,以為:“選用之法,三科而已:曰德也、才也、勞也。今選曹皆不及焉;考校之法,皆在書判、簿歷、言詞、俯仰而已。夫安行徐言,非德也;麗藻芳翰,非才也;累資積考,非勞也。執此以求天下之士,固未盡矣。今人未土著,不可本于鄉閭;鑒不獨明,不可專于吏部。臣謹詳酌古今,謂五品以上及群司長官,宜令宰臣進敘,吏部、兵部得參議焉。其六品以下或僚佐之屬,許州、府辟用,其牧守、將帥或選用非公,則吏部、兵部得察而舉之,罪其私冒。不慎舉者,小加譴黜,大正刑典。責成授任,誰敢不勉!夫如是,則賢者不獎而自進,不肖者不抑而自退,眾才咸得而官無不治矣。今選法皆擇才于吏部,試職于州郡。若才職不稱,紊亂無任,責于刺史,則曰命官出于吏曹,不敢廢也;責于侍郎,則曰量書判、資考而授之,不保其往也;責于令史,則曰按由歷、出入而行之,不知其他也。黎庶徒弊,誰任其咎!若牧守自用,則罪將焉逃!必州郡之濫,獨換一刺史則革矣。如吏部之濫,雖更其侍郎無益也。蓋人物浩浩,不可得而知,法使之然,非主司之過。今諸道節度、都團練、觀察、租庸等使,自判官、副將以下,皆使自擇,縱其間或有情故,大舉其例,十猶七全。則辟吏之法,已試于今,但未及于州縣耳。利害之理,較然可觀。曏令諸使僚佐盡受于選曹,則安能鎮方隅之重,理財賦之殷乎!”既濟,吳人也。ARTX.CN

          一篇很好的人才選拔使用論文。提出了人才使用的分權辦法。以六品為界,六品以上,由中央負責,一下由刺史負責。刺史相當于現在的省委書記。
          代宗優寵宦官,奉使四方者,不禁其求取。嘗遣中使賜妃族,還,問所得頗少,代宗不悅,以為輕我命。妃懼,遽以私物償之。由是中使公求賂遺,無所忌憚。宰相嘗貯錢于閣中,每賜一物,宣一旨,無徒還者;出使所歷州縣,
          領導者最關心的人之一是身邊的人。代宗是這方面的典范。他不僅允許身邊的索拿卡要,而且要少了,還要親自過問,認為是對他老人家的蔑視,于是身邊的人出門辦事索拿卡要的越來越厲害。
          上時居諒陰,庶政皆委于祐甫,所言無不允。初,至德以后,天下用兵,諸將競論功賞,故官爵不能無濫。及永泰以來,天下稍平,而元載、王縉秉政,四方以賄求官者相屬于門,大者出于載、縉,小者出于卓英倩等,皆如所欲
          崔祐甫用官,主要用自己的親戚朋友,理由是:不認識的不知道怎么的才華德行。對皇帝認為有道理。這為裙帶風、枕邊風、買官賣官提供了理論依據。司馬光評價說:臣聞用人者,無親疏、新故之殊,惟賢、不肖之為察。其人未必賢也,以親故而取之,固非公也;茍賢矣,以親故而舍之,亦非公也。夫天下之賢,固非一人所能盡也,若必待素識熟其才行而用之,所遺亦多矣。古之為相者則不然,舉之以眾,取之以公。眾曰賢矣,己雖不知其詳,姑用之,待其無功,然后退之,有功則進之;所舉得其人則賞之,非其人則罰之。進退賞罰,皆眾人所共然也,己不置豪發之私于其間。茍推是心以行之,又何遺賢曠官之足病哉!

          其實天下也好,國家也好,又不是崔祐甫家的,他只要解決了自己的問題,安排好了自己的人,就心滿意足了,還管其他什么公平、公正呢?
          平盧節度使李正己先有淄、青、齊、海、登、萊、沂、密、德、棣十州之地,及李靈曜之亂,諸道合兵攻之,所得之地,各為己有,正己又得曹、濮、徐、兗、鄆五州,因自青州徙治鄆州,使其子前淄州刺史納守青州。癸卯,以
          李正己鬧獨立王國,是唐朝藩鎮割據的標志。
          谷強記嗜學,博通經史,諸子佛老,咸所總覽;多蓄法書名畫,善隸書。為人雋辨宏博,然奔競務進,見后學有文采者,必極言以譽之;聞達官有聞望者,則巧詆以排之,其多忌好名類此。初,太祖將受禪,未有禪文,谷在旁,
          討好上級未必是件好事。太宗受禪,需要寫一篇受禪文,當時沒有做準備,臨要用時,沒有。這個時候,要是有人出來寫一篇,一定得到太宗賞識,
          陶谷這個人讓人將仇報,李崧對他有提拔之恩,自己當大官后,卻反過來害他。很可恥。
          契丹入寇,詔步兵赴寧邊軍為援。瑩至,則寇兵已去,即日還屯所。上聞曰:“瑩何不持重少留,示以不測。輕于舉措,非將帥體也。”ARTX.CN
          領導者看人,主要看其大體,是做大事的人,還是做小事的人,從他處置事情的方式即可知道。
          以太常卿楊綰為中書侍郎,禮部侍郎常袞為門下侍郎,并同平章事。綰性清簡儉素,制下之日,朝野相賀。郭子儀方宴客,聞之,減坐中聲樂五分之四。京兆尹黎幹,騶從甚盛,即日省之,止存十騎。十丞崔寬,第舍宏侈,亟毀
          使用正人君子對朝廷封起的影響是多大啊!
          載請主者:“愿得快死!”主者曰:“相公須受少污辱,勿怪!”乃脫穢襪塞其口而殺之。
          一個這么大的宰相,作威作福的人,現在就連快死也做不。可悲啊!
          洎既議事不稱旨,恐懼,欲自固權位。上已嫉準專恣,恩寵衰替。洎慮一旦同罷免,因奏事,大言寇準退后多誹謗。準但色變,不敢自辯。上由是大怒,準旬日罷。未幾,洎病在告,滿百日,力疾請對,方拜,踣于上前,左右掖
          張洎在吏部對待寇準非常恭敬,擔任參知政事后也很少干預寇準,一切由寇準負責,他之看看書,收集資料。但是一有機會就告寇準的狀,宋史稱之為“險诐”,陰險也。有道理。
          俄判吏部銓。嘗引對選人,上顧之謂近臣曰:“張洎富有文藝,至今尚苦學,江東士人之冠也。”洎與錢若水同在禁林,甚被寵顧。時劉昌言驟擢樞要,人望甚輕,董儼方掌財賦,欲以計傾之。會楊徽之、錢熙嘗言洎及若水旦夕
          對付別人的蜚語,就要這樣。你不去斗爭,就會吃虧。斗爭了,就保全了自己。
          太祖召責之曰:“汝教煜不降,使至今日。”因出帛書示之,乃圍城日洎所草詔,召上江救兵蠟丸書也。洎頓首請罪曰:“實臣所為也。犬吠非其主,此其一爾,他尚多有。今得死,臣之分也。”辭色不變。上奇之,貸其死,謂
          張洎對待李煜,很是忠誠;遇到太祖,不改辭色,得到尊敬。做人要有骨氣,張洎是也。明朝末年錢謙益等投降清朝被視為沒有骨氣,乾隆將他們列入明朝的佞臣。明超投降到清的大小官員不計其數,唯獨將錢等列入佞臣,是不是過分呢?
          交友不慎,殃及池魚。
          昌言驟用,不為時望所伏,或短其閩語難曉,太宗曰:“惟朕能曉之。”又短其委母妻鄉里,十余年不迎侍,別娶旁妻。太宗既寵之,詔令迎歸京師,本州給錢辦裝,縣次續食。
          劉昌言是不是陳世美的原型?
          恕性吝,怒子淳私用錢。及寢疾,上言淳不率教導,多與非類游,常習武藝,愿出為外州軍校。真宗曰:“戎校管鎮兵,非丞郎家子弟所蒞也。”以為滁州司馬。恕卒,召復舊官,后竟以賄敗
          父母過于吝嗇,對子女用錢太苛刻,子女會產生逆反心理,反而過分追求金錢、享受。陳恕如此,楊堅如此。楊堅的兩個兒子楊勇、楊文廣都是這樣,楊文廣尤甚。正確的做法是該花的錢要允許他們花,不要苛刻;但不許大腳大手。這樣可以培養小孩既會用錢又不貪錢的性格。
          恕每便殿奏事,太宗或未深察,必形誚讓。恕斂板踧縮,退至殿壁負立,若無所容。俟意稍解復進,愨執前奏,終不改易,如是或至三四。太宗以其忠,多從之。遷禮部侍郎。
          領導者一個重要的領導品格是耐心傾聽,善于傾聽下級的聲音。這是決策的基本因素。不管下級匯報的情況怎么樣,下級表達水平高不高,話中不中聽,都要仔細地聽完。宋太宗沒有聽清楚陳恕的匯報就臉露不高興的之色,讓陳誠惶誠恐。還好陳恕堅持性強,沒有因為皇帝的態度而改變自己,反復匯報,最后終于得到認可。
          國家歲入財數倍于唐。
          本段寫國家收入問題。太宗責備陳恕等人不能為國家度長絜大,剖煩析滯,
          辛仲甫太平興國初,遷起居舍人,奉使契丹。遼主問:“黨進何如人?如進之比有幾?”仲甫曰:“國家名將輩出,如進鷹犬材耳,何足道哉!”遼主欲留之,仲甫曰:“信以成命,義不可留,有死而已。”遼主竟不能屈。
          出使遼國,不辱使命。
          丁內艱----喪制名。凡子遭母喪或承重孫遭祖母喪,稱丁內艱。參見“丁憂”、“守制”。
          丁外艱 ----喪制名。凡子遭父喪或承重孫遭祖父喪,稱丁外艱。參見“丁憂”及“守制”。
          一曰擇郡守,二曰募鄉兵,三曰積芻粟,四曰革將帥,五曰明賞罰。
          防備邊疆五點。這五點,說得到點子上去了。
          頁數1234567>|
          燭照元初
          被收藏:8 次 [收藏]
          積分:720 分
          訪問:55094 次
          讀書·散步·橋牌·聊天
          給 燭照元初 留言
          奇米影视奇米影视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