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 id="oqb7n"></video>
  • <source id="oqb7n"><menu id="oqb7n"></menu></source>

    <source id="oqb7n"></source>
  • <video id="oqb7n"></video>
  • <u id="oqb7n"><dl id="oqb7n"></dl></u>

      1. <video id="oqb7n"><mark id="oqb7n"></mark></video>

          西汶藝術網

          中華古籍全錄

          中國漢語字典

          中國書法字典

          西汶藝術品

          會員登錄 | 注冊
          藝術中國:中國傳統文化與藝術

          古籍全錄

          古籍筆記

          古籍討論

          首頁 |

          讀古籍筆記

          |

          duanysh 的讀古籍筆記

          將duanysh的古籍筆記分享到:
          有補于天地曰功,有關于世教曰名,有學問曰富,有謙恥曰貴,是謂功有補于天地曰功,有關于世教曰名,有學問曰富,有謙恥曰貴,是謂功名富貴。無為曰道,無欲曰德,無習于鄙陋曰文,
          功名富貴,道德文章,古人之所重也。
          史記.禮書 全部筆記    2013-06-04
          故禮,上事天,下事地,尊先祖而隆君師,是禮之三本也。
          禮之三本:事天事地尊君師先祖也。
          故禮者養也。稻粱五味,所以養口也;椒蘭芬茝,所以養鼻也;鐘鼓管弦,所以養耳也;刻鏤文章,所以養目也;疏房床笫幾席,所以養體也:故禮者養也。
          禮者養也。禮儀的制定為了滿足人的欲望。
          今上即位,招致儒術之士,令共定儀,十馀年不就。或言古者太平,萬民和喜,瑞應辨至,乃采風俗,定制作。上聞之,制詔御史曰:“蓋受命而王,各有所由興,殊路而同歸,謂因民而作,追俗為制也。議者咸稱太
          古代禮制的制定與當時的風俗、習俗密切相關,有些東西則是直接采自風俗。
          史記.禮書 全部筆記    2013-06-03
          禘(dì):1.古代帝王或諸侯在始祖廟里對祖先的一種盛大祭祀:“王者~其祖之所自出,以其祖配之。”2.古代宗廟四季祭祀之一。3.細察:“觀者~心。”
          漢武帝鑿昆明池,極深,悉是灰墨,無復土。舉朝不解。以問東方朔。朔曰:“臣愚不足以知之。”曰:“試問西域人。”帝以朔不知,難以移問。至后漢明帝時,西域道人入來洛陽,時有憶方朔言者,乃
          東方朔乃真文才也。武帝不知東方朔之意旨,故以為東方朔不知也。
          自齊威、宣之時,騶子之徒論著終始五德之運,及秦帝而齊人奏之,故始皇采用之。而宋毋忌、正伯僑、充尚、羨門高最後皆燕人,為方仙道,形解銷化,依於鬼神之事。騶衍以陰陽主運顯於諸侯,而燕齊
          鄒衍為齊威王、宣王時人,著五德終始說,秦始皇時亦采用之。
          魯人公孫臣上書曰:“始秦得水德,今漢受之,推終始傳,則漢當土德,土德之應黃龍見。宜改正朔,易服色,色上黃。”是時丞相張蒼好律歷,以為漢乃水德之始,故河決金隄,其符也。年始冬十月,色
          魯人公孫臣上書漢高帝高帝為土德“易服色,色上黃。”而丞相張蒼則建議為水德。
          二年,東擊項籍而還入關,問:“故秦時上帝祠何帝也?”對曰:“四帝,有白、青、黃、赤帝之祠。”高祖曰:“吾聞天有五帝,而有四,何也?”莫知其說。於是高祖曰:“吾知之矣,乃待我而具五也
          漢高帝二年,高帝立黑帝祠,合古之白、青、黃、赤帝之柌為五。
          漢興,高祖之微時,嘗殺大蛇。有物曰:“蛇,白帝子也,而殺者赤帝子。”高祖初起,禱豐枌榆社。徇沛,為沛公,則祠蚩尤,釁鼓旗。遂以十月至灞上,與諸侯平咸陽,立為漢王。因以十月為年首,而
          漢高祖斬白蛇之典。為赤帝子斬白帝子。
          秦始皇既并天下而帝,或曰:“黃帝得土德,黃龍地螾見。夏得木德,青龍止於郊,草木暢茂。殷得金德,銀自山溢。周得火德,有赤烏之符。今秦變周,水德之時。昔秦文公出獵,獲黑龍,此其水德之瑞
          秦始皇與五德終始說。并黑龍之典。
          作鄜畤後七十八年,秦德公既立,卜居雍,“後子孫飲馬於河”,遂都雍。雍之諸祠自此興。用三百牢於鄜畤。作伏祠。磔狗邑四門,以御蠱菑。
          秦德公用狗抵御蠱菑之典故。
          作鄜畤後九年,文公獲若石云,于陳倉北阪城祠之。其神或歲不至,或歲數來,來也常以夜,光輝若流星,從東南來集于祠城,則若雄雞,其聲殷云,野雞夜雊。以一牢祠,命曰陳寶。
          秦文公夢雄雞之典故。
          駒黃牛羝羊各一云。其後十六年,秦文公東獵汧渭之間,卜居之而吉。文公夢黃蛇自天下屬地,其口止於鄜衍。文公問史敦,敦曰:“此上帝之徵,君其祠之。”於是作鄜畤,用三牲郊祭白帝焉。
          秦文公夢黃蛇之典故。
          自周克殷後十四世,世益衰,禮樂廢,諸侯恣行,而幽王為犬戎所敗,周東徙雒邑。秦襄公攻戎救周,始列為諸侯。秦襄公既侯,居西垂,自以為主少昚之神,作西畤,祠白帝,其牲用
          秦自襄公起因就周于犬戎之手而始被封侯。
          自黃帝至舜、禹,皆同姓而異其國號,以章明德。故黃帝為有熊,帝顓頊為高陽,帝嚳為高辛,帝堯為陶唐,帝舜為有虞。帝禹為夏后而別氏,姓姒氏。契為商,姓子氏。棄為周,姓姬氏。
          舜年二十以孝聞,年三十堯舉之,年五十攝行天子事,年五十八堯崩,年六十一代堯踐帝位。踐帝位三十九年,南巡狩,崩於蒼梧之野。葬於江南九疑,是為零陵。舜之踐帝位,載天子旗,往朝父瞽叟,夔夔唯謹,如子道。封弟象為諸侯。舜子商均亦不肖,舜乃豫薦禹於天。十七年而崩。三年喪畢,禹亦乃讓舜子,如舜讓堯子。諸侯歸之,然後禹踐天子位。堯子丹硃,舜子商均,皆有疆土,以奉先祀。服其服,禮樂如之。以客見天子,天子弗臣,示不敢專也。
          虞舜者,名曰重華。重華父曰瞽叟,瞽叟父曰橋牛,橋牛父曰句望,句望父曰敬康,敬康父曰窮蟬,窮蟬父曰帝顓頊,顓頊父曰昌意:以至舜七世矣。自從窮蟬以至帝舜,皆微為庶人。
          帝堯(名放勛,子丹硃,不肖)-帝舜(名重華)
          帝顓頊生子曰窮蟬。顓頊崩,而玄囂之孫高辛立,是為帝嚳。帝嚳高辛者,黃帝之曾孫也。高辛父曰蟜極,蟜極父曰玄囂,玄囂父曰黃帝。自玄囂與蟜極皆不得在位,至高辛即帝位。高辛於顓頊為族子。
          黃帝(名軒轅)-顓頊(名高陽,黃帝孫,昌意子)-帝嚳(名高辛,黃帝之曾孫。父蟜極,蟜極父玄囂,玄囂父黃帝。玄囂者,昌意之兄也。)-帝堯(名放勛,帝嚳之子。帝嚳娶陳鋒氏女生放勛;娶娵訾氏女,生摯。帝嚳崩,摯代立為帝。帝摯立,不善,而弟放勛立,是為帝堯。)
          黃帝居軒轅之丘,而娶於西陵之女,是為嫘祖。嫘祖為黃帝正妃,生二子,其後皆有天下:其一曰玄囂,是為青陽,青陽降居江水;其二曰昌意,降居若水。昌意娶蜀山氏女,曰昌仆,生高陽,高陽有圣德
          黃帝軒轅娶妻西陵之女,是為嫘祖。嫘祖為正妃,生二子:其一玄囂,即青陽,居江水;其二昌意,降居若水。昌意娶蜀山氏之女,曰昌仆,生高陽。黃帝崩,高陽立為帝,是為顓頊。
          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親民,在止于至善。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靜,靜而后能安,安而后能慮,慮而后能得。物有本末,事有終始,知所先后,則近道矣。
          此乃人之所追求的最終目標。
          故與智者言,依于博;與拙者言,依于辨;與辨者言,依于要;與貴者言,依于勢;與富者言,依于高;與貧者言,依于利;與賤者言,依于謙;與勇者言,依于敢;與過者言,依于銳。此其術也,而人常
          此言者之要訣也。須分清對象,有的放矢。
          故口者,機關也;所以關閉情意也。耳目者,心之佐助也;所以窺間見奸邪。……故無目者不可示以五色,無耳者不可告也五音。故不可以往者,無所開之也。不可以來者,無所受之也 。物有不通者,圣人
          開口不向無耳者,呈色不向無目者。此說話之原則也。
          摩之以其類,焉有不相應者;乃摩之以其欲,焉有不聽者。
          此言投其所好,順其所想,應其所求,適時而摩之。
          其摩者,有以平,有以正;有以喜,有以怒;有以名,有以行;有以廉,有以信;有以利,有以卑。……故圣人所以獨用者,眾人皆有之;然無成功者,其用之非也。
          摩者有法,須適時,須適人,須適地。用之得當者,為圣人也。
          摩之在此,符之在彼,從而用之,事無不可。古之善摩者,如操鉤而臨深淵,餌而投之,必得魚焉。故曰:主事日成,而人不知;主兵日勝,而人不畏也。圣人謀之于陰,故曰神;成之于陽,故曰明。
          “摩之在此,符之在彼”,以己之心,度人之心,須學會換位思考。
          摩者,揣之術也。內符者,揣之主也。用之有道,其道必隱。微摩之以其索欲,測而探之,內符必應;其索應也,必有為之。
          摩揣之術,關鍵在于察人之心。察之有法,須先“微摩”,“微摩”有應,然后可施之。
          故計國事者,則當審權量;說人主,則當審揣情;謀慮情欲,必出于此。乃可貴,乃可賤;乃可重,乃可輕;乃可利,乃可害;乃可成,乃可敗;其數一也。
          審權量,審揣情,其法一也。
          揣情者,必以其甚喜之時,往而極其欲也;其有欲也,不能隱其情。必以其甚懼之時,往而極其惡也;其有惡者,不能隱其情。情欲必出其變。感動而不知其變者,乃且錯其人勿與語,而更問其所親,知其
          揣情之有時,必于其情最脆弱之時,因勢導之,則其真情必現。
          何謂量權?曰:度于大小,謀于眾寡;稱貨財有無之數,料人民多少、饒乏,有余不足幾何?辨地形之險易,孰利孰害?謀慮孰長孰短?揆君臣之親疏,孰賢孰不肖?與賓客之智慧,孰多孰少?觀天時之禍
          量權最重要,凡事須先量權,察之愈深,洞之愈明,量權之愈清,然后可行。
          非至圣達奧,不能御世;非勞心苦思,不能原事;不悉心見情,不能成名;材質不惠,不能用兵;忠實無實,不能知人;故忤合之道,己必自度材能知睿,量長短遠近孰不知,乃可以進,乃可以退,乃可以
          忤合之術,須量力而行,度才而施。
          其術也(指忤合),用之于天下,必量天下而與之;用之于國,必量國而與之;用之于家,必量家而與之;用之于身,必量身材氣勢而與之;大小進退,其用一也。必先謀慮計定,而后行之以飛箝之術。
          忤合之術,大者可用于天下,小者可用于己身;縱者,于古于今,橫者,于外于內,皆可施之。
          世無常貴,事無常師;圣人無常與,無不與;無所聽,無不聽;成于事而合于計謀,與之為主。合于彼而離于此,計謀不兩忠,必有反忤;反于是,忤于彼;忤于此,反于彼。其術也,用之于天下,必量天
          世間事,并非僅“合于彼而離于此”,察之以明暗,曉之以利害,度之以親疏,量之以輕重。先謀而后定,行之以飛箝,然后可矣。(忤,相背;合,相向。合于此,必忤于彼。良臣須擇主而事。)
          凡趨合倍反,計有適合。化轉環屬,各有形勢,反覆相求,因事為制。是以圣人居天地之間,立身、御世、施教、揚聲、明名也;必因事物之會,觀天時之宜,因知所多所少,以此先知之,與之轉化。
          凡事皆有忤有合,皆須因時因地而制之。圣人居天地之間,必能觀世察時,因勢利導以成之。
          用之于人,則量智能、權財力、料氣勢,為之樞機,以迎之、隨之,以箝和之,以意宣之,此飛箝之綴也。用之于人,則空往而實來,綴而不失,以究其辭,可箝可橫,可引而東,可引而西,可引而南,可
          飛箝之術,可用于人,可用于事,也可用之于物。
          將欲用之于天下,必度權量能,見天時之盛衰,制地形之廣狹、阻險之難易,人民貨財之多少,諸侯之交孰親孰疏,孰愛孰憎,心意之慮懷。審其意,知其所好惡,乃就說其所重,以飛箝之辭,
          飛箝之術,先飛而后箝。(飛:制造聲譽。 箝:箝制。飛箝:意為先以為對方制造聲譽來嬴取歡心,再以各種技巧來箝制他。)
          凡度權量能,所以征遠來近。立勢而制事,必先察同異,別是非之語,見內外之辭,知有無之數,決安危之計,定親疏之事,然后乃權量之,其有隱括,乃可征,乃可求,乃可用。
          凡事皆要度權量能,仔細考慮,全面分析,方能知其中短長、輕重、緩急、是非等。
          自天地之合離終始,必有戲隙,不可不察也。察之以捭闔,能用此道,圣人也。圣人者,天地之使也。
          凡事必有戲隙,圣人常能察之,故天地離合盡在圣人掌控之中也。
          圣人見萌牙戲罅,則抵之以法。世可以治,則抵而塞之;不可治,則抵而得之;或抵如此,或抵如彼;或抵反之,或抵覆之。
          圣君明主皆皆通抵戲之理,能見戲罅(xià:裂縫;縫隙)之萌芽而抵之,故世能治之。
          戲者,罅也。罅者,澗也。澗者,成大隙也。戲始有朕,可抵而塞,可抵而卻,可抵而息,可抵而匿,可抵而得,此謂抵戲之理也。
          此防微杜漸之理也。此須人能深于洞察,長于思索,觀其動向,扼其苗頭。小戲可抵而塞,大戲雖抵而難息也。
          物有自然,事有合離。有近而不可見,有遠而可知。近而不可見者,不察其辭也;遠而可知者,反往以驗來也。
          距離可以產生美。凡事保持一定距離,尤為重要。有時近了反不能看清事態。猶如看戲,站在臺下的未必比站在遠處者聽得更清楚。
          君臣上下之事,有遠而親,近而疏;就之不用,去之反求;日進前而不御,遙聞聲而相思。
          君臣上下之事,貴在相合,相合不在遠近,能相合者,遠者能近,不相合者,雖近猶遠。
          己不先定,牧人不正,是用不巧,是謂忘情失道。己審先定以牧人,策而無形容,莫見其門,是謂天神。
          欲牧人者,須先定己。
          欲聞其聲,反默;欲張,反斂;欲高,反下;欲取,反與。
          此皆反應之理也。凡事皆含此理,須欲擒故縱,予取先與,預收先放。正面難取,以反面求之,或可取也。
          捭闔之道,以陰陽試之。故與陽言者,依崇高。與陰言者,依卑小。以下求小,以高求大。由此言之,無所不出,無所不入,無所不可。可以說人,可以說家,可以說國,可以說天下。
          捭闔之道,即陰陽辨證之道,事物皆有陰陽,事物也皆有捭闔,故小者可以說人、說家,大者可以說國、說天下也。正所謂“為小無內,為大無外”。人間萬事萬物,皆可以以捭闔之道言之。
          夫賢、不肖;智、愚;勇、怯;仁、義;有差。乃可捭,乃可闔,乃可進,乃可退,乃可賤,乃可貴;無為以牧之。
          天下萬物,皆有短長、高低、貴賤。短者可以長,高者可以低,貴者可以賤,皆由無為而至焉。此可與《道德經》同理而解。
          捭闔者,道之大化,說之變也。必豫審其變化。吉兇大命□焉。口者,心之門戶也。心者,神之主也。志意、喜欲、思慮、智謀,此皆由門戶出入。故關之矣捭闔,制之以出入。
          口乃心之門戶,口語所言,心必所思。“志意、喜欲、思慮、智謀”,皆由心生,皆由口出,故“吉兇大命□焉”。
          捭闔者,以變動陰陽,四時開閉,以化萬物;縱橫反出,反復反忤,必由此矣。
          捭闔即為辨證,捭有捭之用,闔有闔之妙。捭闔以變,陰陽生矣,萬物始矣,縱橫成矣,天下安矣。
          頁數1
          duanysh
          被收藏:2 次 [收藏]
          積分:98 分
          訪問:16011 次
          給 duanysh 留言
          奇米影视奇米影视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