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9kz7v"></var>
    1. <button id="9kz7v"></button>
      1. <th id="9kz7v"></th>

        西汶藝術網

        中華古籍全錄

        中國漢語字典

        中國書法字典

        西汶藝術品

        會員登錄 | 注冊
        藝術中國:中國傳統文化與藝術

        古籍全錄

        古籍筆記

        古籍討論

        首頁 |

        讀古籍筆記

        |

        sepstar 的讀古籍筆記

        將sepstar的古籍筆記分享到:
        《史記》秦始皇本紀中說:“以秦昭王四十八年正月生于邯鄲。及生,名為政,姓趙氏”。那么,秦始皇的名字就是趙政?
        要正確知曉秦始皇在當時社會歷史背景和環境下的名字,還是要首先知曉當時社會人名的一般性的規矩。
        先秦時代,姓氏是兩個不同的概念。《通志·氏族略》曰:三代以前,姓氏分而為二,男子稱氏,妊人稱姓。氏所以別貴賤,貴者有氏,賤者有名無氏。姓所以別婚姻,故有同姓異姓庶姓之別。氏同姓不同者,婚姻可通;姓同氏不同者,婚姻不可通。
        所以,雖然秦國號稱是嬴姓,但是其族人中的男性貴族在當時不被稱姓為嬴的。所以,叫嬴政,至少在那個時代是不對的。
        史記中,稱其為趙政,原因其實很簡單,是因為始皇帝的出生地是趙國。當時,其父異人還是作為人質留在趙國,還沒有能看到可以回國的希望,可以認為是就要在趙國定居了,所以其以生地為氏,以別于其他留在秦國國內的王子王孫,是很顯然的。
        有人認為,始皇帝的趙氏,是因為“徐偃王作亂,造父為繆王御,一日千里以救亂。繆王以趙城封造父,造父族由此為趙氏。自蜚廉生季勝已下五世至造父,別居趙。趙衰其后也。惡來革者,蜚廉子也,蚤死。有子曰女防。女防生旁皋,旁皋生太幾,太幾生大駱,大駱生非子。以造父之寵,皆蒙趙城,姓趙氏。”(《史記·秦本紀》)
        我并認同。上面這段文字所說明的是,秦的先人曾因別居在趙,而后世將趙作為了自己的氏。這恰恰證明了,始皇帝的趙氏是因為他生地在趙,而非是繼承先人的氏。我們可以想象,作為一個庶子,并且是被拋棄的,寄人籬下的所謂秦公子之后,他相對于秦國國內的那些公子公孫,地位是低下的,所以基于氏是為了別貴賤,其斷然是不會用同一個氏的。
        假如,歷史沒有出現呂不韋,沒有依靠他的運作使得異人成為了秦王,那么趙政終其一生或許就叫趙政了。但是,因為其父意外地成為了秦國國君的繼承人,他也成為了王子,所以稱呼是需要變化的。這樣的一個代表曾經屈辱歷史的氏——趙,是要被拋棄的。
        在先秦時代,封國的國君是以國為氏號的。這很好理解,因為氏終究是要辨別貴族地位高低的,以國為氏,正好突出了國君在本國的特殊的高貴地位。
        所以,在趙政成了了秦國第一繼承人,然后成為了秦國國君,乃至后來成了千古一帝,其氏乃為秦,其稱呼應為秦政。
        八戒下凡在烏斯藏高老莊,這烏斯藏,就是西藏。八戒前身未必是藏人,但是貶在西藏。沙僧的流沙河指向的應該是戈壁。那么也就是將玄奘的真取經路線拼湊了出來。
        八大金剛此時又來,悟空還沒有將剛才的事情戳穿,他們難道就不怕三藏等人跟他們計較?當然了,他們也可以將責任全部推卸到菩薩身上,是她沒有算準。按說這么大的事情,菩薩不可能不算準的。那么這一難就是天定的。是為了使得他們在取經后也能保持著一種敬畏之心吧。
        “不在此!不在此!蓋天地不全,這經原是全全的,今沾破了,乃是應不全之奧妙也,豈人力所能與耶!”悟空參透了玄機。世上沒有萬全的事情,也沒有萬全的理。佛祖傳了經書,但是每樣只是挑出了幾卷,而非全部。此處留下下文字,也不損經義。況,取經,隨得到的是文字,但是真經并非是文字所能傳的。佛教在中國傳播,有很多的流派和宗派。但是留傳最深遠的還是禪宗。所謂禪宗,講究的就是慧心,就是頓悟,就是不在意文字,只可意會不可言傳。當年真的三藏是屬于法相唯識宗,和禪宗是有差異的。
        這前面的八十難當中,收服八戒和沙僧都是作為一難,而收服悟空則不算在里面。八戒和沙僧都是屬于不打不相識的,悟空屬于自己找上門的。待遇確實是不一樣的。而里面三次提及到了心猿,也就是和悟空有關的災難。這也說明了,悟空的不可或缺性。悟空雖然是取經中的徒弟,是行保護角色的,但是也可以說他是取經的主角。唐僧取的是有字的經書,他取的無字的經意。一路上他自己也磨練了不少,幾次和唐僧對話,說到了心經,都是唐僧佩服他真的理解心經,他自己反倒是不如。
        “愚蠢村強,毀謗真言,不識我沙門之奧旨”。既然是佛祖擔心不識真言,那么為何還僅僅是“將我那三藏經中三十五部之內,各檢幾卷與他”,而不是全部呢?或許佛祖也是擔心全部傳了,自己的威信就沒有了,人間的人智慧上升了,超越了自己,沒有人再把自己的教義當一回事了。所以他留了一手。佛祖也處處留著小心,留著心思。
        “真是修真之徑,正善之門,凡天下四大部洲之天文、地理、人物、鳥獸、花木、器用、人事,無般不載。”。原以為經書就是將佛理佛倫的,此看來,佛經是百科全書,無所不包。怪不得佛祖說此乃是真經也。
        佛祖身旁,靈山腳下,卻是一個道觀——玉真觀,迎接唐僧師徒的卻是一個道人——金頂大仙。不知道是佛家沒有人了,還是佛家一統了道家,還是道家占據了靈山勝地。吳承恩似乎是想崇佛抑道,不免有些虛妄了。金頂可能是在影射武當山的金頂殿。
        說來雖然是唐僧命里注定有此災難,但是若不是悟空當時放過了賊人,直接將其送官,有怎么會有呢?再者,當時悟空不是讓師弟記錄下了賊人的口供,為何不呈現出來呢?所以,災難的根子雖然是唐僧,但是悟空是催化劑。前面不少的災難都是這樣的,若不是悟空在其中起到了催化的作用,災難是不是會出現,還要另說。
        還是典獄長有些見識,知道情況有差錯。小心為妙。那個刺史,為人處事剛正,但是也正因為這樣,在這件案子上處理起來就相對草率了些。雖然有贓物,雖然有所謂的人證,但是沒有仔細去想象其中的蹊蹺之處。有這樣的地方官,雖然自己兩袖清風,雖然自己剛正不阿,但是也未必就是保護一方的好父母官。
        悟空這次也學乖了,不像從前那樣,只顧著自己使性子,不看場合,不分地點,除惡揚善。這次要記下筆供和口供來,將來也帶著他們這些強盜去到官府打理。
        其實悟空和沙僧都錯怪八戒了,八戒是故意為唐僧解圍的。若是沒有個當惡人的人,就唐僧那個心腸,處處客氣著,斷不能爽快地從本處離開。唐僧接著八戒的話,說他幾句,鬧鬧脾氣,讓老員外自己覺得不好意思,這樣才好。只是這一幕只有八戒能演來,其他的悟空和沙僧都不能入戲。而世人也因而錯怪了八戒。
        老員外齋僧為的是自己功德圓滿還愿。但許愿是萬僧,只是不知道萬名之后是否還繼續齋下去呢?圓滿了以后是不是就功成名就而洗手呢?
        “把那老僧封為“報國僧官”,永遠世襲,賜俸三十六石”。敕封有慧心的老和尚也就罷了,永遠世襲有什么意義呢?和尚是沒有家室的,誰來世襲呢?這不是很奇怪嗎?是國王糊涂,還是老吳糊涂呢?
        在凡間的人都向往天上的生活,而在天上生活的又羨慕在凡間的生活。特別是那些天女們,時不時地想著下凡。看來天上的生活甚是無趣,沒有情調。能上天的都是有修養的,可是這個宮女動了怒,而這個玉兔也不該睚眥必報的。銜恨許久。雖說是一報還一報,但是何不笑一笑,一笑泯恩仇呢?
        這個妖精要太實在了,悟空問什么,她就答什么。自己把自己的身份說了出來。這樣一來悟空又可以找到她的主人了,這不是自己斷了自己的后路嗎?好像妖精們都是這樣的,每每都是悟空問他們身世,他們就一五一十地說了出來,不會隱瞞,不會說假話。這也是妖精的可愛之處吧。
        這個假公主是不是有些不鎮靜?要是她哭哭啼啼,讓自己顯得可憐,那么她不是能獲得眾人的同情,使得自己更像是真公主嗎?結果一看見悟空兇巴巴地過來,自己忙了手腳,慌了神,和悟空戰在一起。這樣一來反倒是露出了自己的真面目。
        既然悟空變成了蜜蜂然后跟著唐僧,那么為何他不在一開始就變成蜜蜂去看看公主到底是何人士?到底是妖還是人?悟空總是一開始不使出變化和能耐,總是到了最后,才顯出本事。這是有意還是無意呢?若是有意,則悟空私心重,將自己顯擺放在首位;若是無意,則悟空沒有憂患和計劃意識,臨時抱佛腳。不是帥才將才,不能運籌帷幄,只能是前部先鋒官,開道而已。
        這個妖精也真是能算,數年前就知道唐僧師徒何時到達此地。這樣的能耐不能做個有道行的神仙,甚是奇怪。是不是也是天妒英才呢?
        當然,我們知道這一路上的磨難都是設計好的,都是計劃好的。她不過又是一個棋子而已。天機故意被泄露,她就無意中成為了蔣干。
        八戒和沙僧只是將取經當做是自己贖罪的過程,把自己當做是鏢師,而悟空一方面也是贖罪,一方面也是自己的修性的過程。他機靈,什么都是一點就破的。他明白,取經的真諦在于過程,而非是最后的幾卷經書。唐僧處在懵懂之中。他要真經書,同時也是在經歷過程。他在過程中有覺悟,當時還不能有正確的認識。
        那呆子聽見說打,慌了手腳道:“師父今番變了,常時疼我愛我,念我蠢夯護我,哥要打時,他又勸解;今日怎么發狠轉教打么?”行者道:“師父怪你為嘴誤了路程,快早收拾行李備馬,免打!”
        唐僧平日里確是護著八戒,此時跟八戒發狠,也確是因為他有些著急了。他的立場是,什么都可以隨便一些,就是日程一定要抓緊。出來取經都已經是十來個年頭了,皇旨的事情還是小事,要是太宗皇帝賓天了,一朝天子一朝臣,他的地位是不是還有呢?說不定還要制一個欺君的罪名。另外取經一路的磨難他經歷多了,也不知道受了多少的驚嚇,也不知道后面還有多少未知的磨難。他怎么能不想快一些呢?在行路上跟唐僧唱反調絕對死找打的。
        八戒斬決了兩只犀牛怪,動了血腥,是不是破戒了?出家的首要就是不殺生,不動刀槍。八戒八戒,貪吃的是他,妄言的他,挑事的是他,戀色的是他,動血的又是他。八戒不是八戒,是破戒。
        幾乎每次都是八戒沙僧做了唐僧的墊背,每當唐僧被捕的時候,他們師兄弟倆也是形影不離的。以前覺得這是八戒和沙僧沒有本事,是為了體現悟空的強大。現在轉頭想來,也許也都是注定的,是設局的菩薩佛祖的一種手段,是為了保護唐僧的一種方法。雖然所有的磨難都是設計好的,但是并不是所有的妖精都是有意而為的,很多是無意間被佛祖利用的。唐僧的誘惑擺在那兒了,難免妖精們沒有非分只想。雖然唐僧身邊有沒有現身的六丁六甲等守護,但是他們力量未必比得上八戒沙僧他們,另外他們也不便現身。八戒和沙僧跟著唐僧一起受難,就是為了更便利地保護唐僧,是一種備用彌補的措施。
        八戒道:“若是犀牛,且拿住他,鋸下角來,倒值好幾兩銀子哩!”。八戒都知道犀牛角值錢。看來這個東西價值高是由來已久的事情了。只是那個時候,國內應該是沒有了犀牛,這些犀牛是哪兒來的呢?當然是在非洲。非洲距離東土數萬里,由此看來,當時明代的遠洋海航應該是繁榮和強大的。
        “你師父寬了禪性,在于金平府慈云寺貪歡,所以泰極生否,樂盛成悲,今被妖邪捕獲。”。說起來都是唐僧自己的錯,都是佛祖們在考驗他的禪心如何。所謂的妖魔礙道,此處就點破了。只是,唐僧為的是東土人士解脫而取經,唐僧的心誠不誠都是他個人的,和眾人沒有干系。那么為何僅僅是測試他一人的誠心呢?有誠心方有真經,那么東土沒有誠心的人依然是不可救藥的。那么,唐僧忙活了這么許久,不過是自己自身得到了一次生命的升華,自己獲得了人生的意義而已。
        唐朝來的唐僧要去到西天極樂地尋真經,解救東土大眾;西天僧眾,一心向往大唐中華托生再世。真是各個都是圍城中人。
        都說神仙能掐會算的,前知500年,后知500年。自己的坐騎走失了,卻不知道。豈不是怪事?今日這個真人的坐騎下凡了,明天那個菩薩的坐騎成妖了。仙界想來不是好地方,一個是留不住人,一個是專門出妖精。那么多人想著天堂,想著極樂世界,看來更加險惡。
        既然悟空變出許多小悟空來,才拯救戰局的,那么一開始悟空不怎么做的?為何直到到了將近力竭的時候才這么做呢?是他太一根筋了?要是一根筋,也不會想出這個主意。是太注重名頭了?要是這樣又何以后來變了主意?狗急跳墻,猴急了就使用分身。
        這個小獅子,身為妖王,洞主,也是有江湖義氣的。比起一些人來說,是更有型的。實際中也往往是一些不為主流所容的人,才更有義氣,更講究這些。
        悟空等做不得要妖怪,欠人錢了,還有帶人來取錢的道理。妖怪不都是自己動手搶嗎?這個羊倌也沒有演好。普通的羊倌有這個膽子敢于跟著妖怪到洞府里面來要賬的?早就嚇破膽了。不光是不敢來要賬,就是錢都是不敢要的。隨他們去吧,趕快趕走才是正道。妖怪沒有演好,羊倌也沒有演好,但是就是沒有妖精懷疑他們,不是怪事?
        這妖怪成精了,也敢明目張膽地大白天行走,還要走到集市上買牛羊,買錦衣。真是人妖和睦的世界。這國王剛夸口自己這兒是個勝地,自己有賢名,現在看來不過如此。妖怪不能禁,何談其他?
        見悟空八戒和沙僧三人要收徒弟,唐僧為何要喜呢?一路上他走到一處都是本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不愿意耽擱上路的。此時心中歡喜。他是不是因為想著收徒也是一件善事呢?也許他想的是,自己要當師公了,徒兒有了徒兒,輩分高了。又者,這些徒孫是三位王孫,自己臉上有光,攀上了好親戚,路上也不怕官司了。
        人有時候就是“不見棺材不掉淚”,就是非要別人露了一手幾手才肯覺得自己是多么地渺小。人有時候就是有些自大,有些坐井觀天的。
        郡侯道:“下官催趲人工,晝夜不息,急急命完,特請列位老爺看看。”行者笑道:“果是賢才能干的好賢侯也!”
        此等郡侯,我看非是一個好官,一意阿諛,濫用民力,日夜趕工。前者因為他的私人憎惡而害了百姓,這里,他又用百姓之力來造自己的清名,可惡可惡。
        天界之上,龍王可降雨,雷公電母也管降雨,一件工作兩個部門做,看來天界上也是有冗員的。
        這玉帝老兒也管得忒遠了些。人家鳳仙郡是天竺國界,玉帝本是中土人士,如何能管轄?況十二月二十五日本是耶穌壽誕,他去巡街,是不是因為他有些寂寞有些嫉恨?那上官郡守,一人做錯事,也吧該該郡百姓一體受難。冤有頭,債有主。老天總說是因果報應,但是這些百姓為何要受難呢?
        悟空總是想著留名立萬,想著賣弄本事,就怕世人不認識他。要是別人真個不認識他,他就更人急,把自己的過往說一遍。取經路上,降妖除怪不是因為他吝惜人受苦受難,不是他心懷慈悲,至少不是主要的這么想。而是抱著玩的想法,一股童趣在里面。
        沒有根基的妖精,就這樣丟了性命,沒有一個神仙羅漢救他的性命。不怪悟空本事大,不怪他本事小,怪只怪他沒有一個靠山,是個野妖精。再者,非要吃什么唐僧,聽了什么小妖的話,非要綁起來慢慢等著。要是抓住了,就直接吃了,還不是就長生了。所以,干事就要麻利,不能畏手畏腳的。
        悟空既然有瞌睡蟲的本事,能將一洞里的妖精上上下下老老少少都弄睡,那么為何前面不顯這個本事呢?每次都在乎名譽的,這次也不管了。是被逼急了么?
        八戒裹住人頭,挖坑,放置石子等,這些事情可以看出,八戒是真心對唐僧很敬重,很行孝心的。三個徒弟里面,也就是他最從心底里敬重唐僧。悟空是不太服的,他跟著唐僧無非是因為受了菩薩的囑托,把取經看做一次好玩的旅程;沙僧跟著也沒有多少敬重之心,他想的是自己能贖罪身。就是八戒,雖然平日里總是說分家散伙,但是對于唐僧的孝心發自肺腑。
        八戒難得大丈夫一把。悟空又猴急地落淚了。他哭什么呢?不是哭唐僧命苦,不是哭自己沒有本事。哭的是我天堂悟空怎么這么累,以我悟空的本事,取經什么的,算得了什么呢?幾個妖精算得了什么呢?偏偏遇上個惹事的唐僧,三天兩頭被人欺負,哭的是自己命苦。
        小妖說的倒是實話,若是唐僧肉容易吃,還能留到這里?前面多少妖精怪物想吃,都沒有得逞,唐僧能走到這里,定是很有些能耐,有神人護佑。每個妖精都只想著唐僧肉好吃,不想想這些事情。好不就是對前面的妖精不以為然,自以為是了。世上的很多事情就是這樣,只看到了好的,有利的一面,而少看了不利的,微妙的一面。
        那行者一生豪杰,再不曉得暗算計人。用計謀的地方悟空多了,時常往妖精的肚子里鉆,就不是計謀?變個小蟲小妖,然后進洞里面,盜了妖精的寶貝,難道也不是算計人?悟空不是不曉得算計人,而是覺得事情有些太簡單了,不能逞能耐,不能顯身手,留不了名。故而每次遇到這種看起來很簡單的降妖之事,他非要弄復雜一些,有些曲折,然后再費力去干。這也是一種小孩的心理。想的不是快速把事情辦完,而是要以玩心看待。找些樂趣。
        唐僧讀得萬卷經書,背得萬字經卷,不過未必解得其中的玄妙和大道。他是背死書,死背書。悟空心竅玲瓏,解得真解。佛經不是箴言,正道在人心。修身不如養性。佛在心頭坐,酒肉穿腸過。心向佛,性向佛,不齋戒,也是修佛之身。
        東城兵馬使算是文官,有些不科學吧。明代的京城巡捕有五城兵馬司,其中就有東城。統兵的為指揮和副指揮,沒有兵馬使的官職。看這個官職,有宋代的遺存。京城巡捕捕捉了賊人,還要煩勞國王自己親自審問,這個國王也太管多了吧。難道就沒有京城的地方官和父母官來管么?
        還是悟空見識廣,活泛,腦袋靈,什么話兒,一說就是那么回事,得體,理由充分。不會讓人懷疑。要死唐僧,羞羞臊臊的,不知道說什么;八戒大大咧咧的,雖然會說討好的話,但是撒謊不能自圓;沙僧更不說了,平時話都沒有幾句。
        悟空拿人的衣服和頭巾也就算了,還要拿磚瓦弄成銀兩,這樣也太不地道了,不是真漢子的做法。況且,剛才已經留名了,就是明人不做暗事,何必不把些碎銀兩呢?一路上雖然他們總是謝絕了金銀之物,不過八戒不是攢下一些私房錢么?我想唐僧身上也是有些零碎銀兩的。即使是真沒錢,他兄弟四個,賣藝一個,打個零工,也是可以的。
        托塔天王的性格在此處和《封神演義》中,可以重合的。一則,他有些怕事;二則,他有些魯莽沖動。事情原委都清楚了,他還有些猶豫不知道怎么辦;而事情沒有弄清楚前,就覺得自己被冤枉了,把悟空綁了。《封神演義》中,李靖在龍王面前都是小心翼翼的,怕事。而哪吒拿了龍王兒子,則一下子就發作了,結果才弄出后面一大串的是故了。
        悟空得理不饒人,學起了耍賴的事情。這樣的事情比起在妖精肚子里鬧騰來說,更有些上不了臺面,更有失悟空的身份。有人說悟空代表了一種少年的心態,這里是很能看出來的。前者不愿在妖精肚子里鬧,怕害了名聲,因為在少年看來,打架就該是堂堂正正的,正面的交鋒;而打官司告狀,則可以用些心機,可以撒嬌,可以更調皮一些。
        此處,哪吒的出處為佛祖再造金身,而《封神演義》中則是道人太乙真人為他賦予了第二次的生命。《西游記》講的是取經的故事,當然要為佛祖說好話了。不過,還真是不好說,哪吒到底是最早是佛祖救的,還是真人救的。道教起源并不一定比佛教完,不過,道教的興盛還是佛教興盛之后的,特別是唐宋因為皇家的支持而得到了大的發展。道教里面的很多故事和仙人的原型都是佛教的,這是有目共睹的。所以哪吒的原型據說是來自于佛教。在佛經中哪吒是梵文 Nalakuvara 的音譯之略。相傳是四大天王中之北方多聞天王毗沙門之子,是佛教護法神之一。毗沙門天王有五子(一說四大天王各有九十一子),除了三太子哪吒之外,二太子獨健也是神通廣大,母親是吉祥天女,姊妹也是天女,屬佛門中之豪門之家。佛教的四大天王后來都進入到了道教當中,那么天王的兒子也隨父親一起搬遷,也是順理成章的事情了。
        頁數1234567>|
        sepstar
        被收藏:5 次 [收藏]
        積分:764 分
        訪問:29455 次
        給 sepstar 留言
        奇米影视奇米影视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