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9kz7v"></var>
    1. <button id="9kz7v"></button>
      1. <th id="9kz7v"></th>

        西汶藝術網

        中華古籍全錄

        中國漢語字典

        中國書法字典

        西汶藝術品

        會員登錄 | 注冊
        藝術中國:中國傳統文化與藝術

        古籍全錄

        古籍筆記

        古籍討論

        首頁 |

        讀古籍筆記

        |

        清淡出塵 的讀古籍筆記

        將清淡出塵的古籍筆記分享到:
        香菱學詩夢里出句
        原來香菱苦志學詩,精血誠聚,日間不能做出,忽于夢中得了八句。梳洗已畢,便忙寫出,來到沁芳亭,只見李紈與眾姐妹方從王夫人處回來,寶釵正告訴他們,說他夢中做詩,說夢話。眾人正笑,抬頭見他來了,就都爭著要詩看
        香菱學詩
        香菱滿心中正是想詩,至晚間,對燈出了一回神,至三更以后,上床躺下,兩眼睜睜,直到五更,方才朦朧睡著了。
        香菱學詩的可愛情態
        香菱自為這首詩妙絕,聽如此說,自己又掃了興,不肯丟開手,便要思索起來。因見他姐妹們說笑,便自己走至階下竹前,挖心搜膽的,耳不旁聽,目不別視。一時,探春隔窗笑說道:“菱姑娘,你閑閑罷。”香菱怔怔答道:““閑”字是十五刪的,錯了韻了。”眾人聽了,不覺大笑起來。寶釵道:“可真詩魔了!都是顰兒引的他!”黛玉笑道:“圣人說:“誨人不倦”。他又來問我,我豈有不說的理?”
        香菱第二首詩文
        筆非銀非水映窗寒,試看睛空護玉盤。淡淡梅花香欲染,絲絲柳帶露初干。
        只疑殘粉涂金砌,恍若輕霜抹玉欄。夢醒西樓人跡絕,余容猶可隔簾看。
        香菱學詩的可愛情態
        香菱聽了,默默的回來。越發連房也不進去,只在池邊樹下,或坐在山石上出神,或蹲在地下摳地。來往的人都詫異。李紈、寶釵、探春、寶玉等聽得此言,都遠遠的站在山坡上,瞧著他笑。只見他皺一回眉,又自己含笑一回。寶釵笑道:“這個人定是瘋了!昨夜嘟嘟噥噥,直鬧到五更才睡下。沒一頓飯的工夫,天就亮了,我就聽見他起來了,忙忙碌碌梳了頭,就找顰兒去。一回來了,呆了一天,做了一首又不好,自然這會子另做呢。”寶玉笑道:“這正是“地靈人杰”!老天生人,再不虛賦情性的。我們成日嘆說:可惜他這么個人竟俗了!誰知到底有今日!可見天地至公。”寶釵聽了,笑道:“你能夠像他這苦心就好了。學什么,有個不成的嗎?”寶玉不答。只見香菱興興頭頭的,又往黛玉那邊來了。
        香菱悟詩
        香菱笑道:“據我看來,詩的好處,有口里說不出來的意思,想去卻是逼真的;又似乎無理的,想去竟是有理有情的。”
        黛玉教香菱學詩
        香菱道:“我只愛陸放翁的“重簾不卷留香久,古硯微凹聚墨多”,說的真切有趣!”黛玉道:“斷不可看這樣的詩。你們因不知詩,所以見了這淺近的就愛。一入了這個格局,再學不出來的。你只聽我說:你若真心要學,我這里有《王摩詰全集》,你且把他的五言律一百首細心揣摩透熟了,然后再讀一百二十首老杜的七言律,次之再李青蓮的七言絕句讀一二百首。肚子里先有了這三個人做了底子,然后再把陶淵明、應、劉、謝、阮、庾、鮑等人的一看。你又是這樣一個極聰明伶俐的人,不用一年工夫,不愁不是詩翁了!”
        黛玉教香菱學詩
        香菱笑道:“怪道我常弄本舊詩偷空兒看一兩首,又有對的極工的,又有不對的;又聽見說,“一三五不論,二四六分明,”看古人的詩上,亦有順的,亦有二四六上錯了的:所以天天疑惑。如今聽你一說,原來這些規矩竟是沒事的,只要詞句新奇為上。”黛玉道:“正是這個道理。詞句究竟還是末事,第一是立意要緊。若意趣真了,連詞句不用修飾,自是好的:這叫做“不為辭害意”。”
        黛玉教香菱學詩
        黛玉道:“什么難事,也值得去學?不過是起承轉合。當中承轉,是兩副對子:平聲的對仄聲;虛的對實的,實的對虛的。若是果有了奇句,連平仄虛實不對都使得的。”
        探春解圍
        賈母聽了,氣的渾身打戰,口內只說:“我通共剩了這么一個可靠的人,他們還要來算計!”因見王夫人在旁,便向王夫人道:“你們原來都是哄我的!外頭孝順,暗地里盤算我!有好東西也來要,有好人也來要,剩了這個毛丫頭,見我待他好了,你們自然氣不過,弄開了他,好擺弄我!”

        王夫人忙站起來,不敢還一言。薛姨媽見連王夫人怪上,反不好勸的了;李紈一聽見鴛鴦這話,早帶了姊妹們出去;探春有心的人,想王夫人雖有委屈,如何敢辯?薛姨媽現是親妹妹,自然也不好辯;寶釵也不便為姨母辯;李紈、鳳姐、寶玉一發不敢辯:這正用著女孩兒之時。迎春老實,惜春小,因此,窗外聽了一聽,便走進來,陪笑向賈母道:“這事與太太什么相干?老太太想一想,也有大伯子的事,小嬸子如何知道?”
        鴛鴦對嫂子勸嫁的個性回復
        鴛鴦聽說,立起身來,照他嫂子臉上下死勁啐了一口,指著罵道:“你快夾著你那嘴,離了這里,好多著呢!什么好話?又是什么喜事?怪道成日家羨慕人家的丫頭做了小老婆,一家子都仗著他橫行霸道的,一家子都成了小老婆了!看的眼熱了,也把我送在火坑里去!我若得臉呢,你們外頭橫行霸道,自己封就了自己是舅爺;我要不得臉,敗了時,你們把忘八脖子一縮,生死由我去!”一面罵,一面哭。平兒襲人攔著勸他。
        剖腹藏珠
        黛玉聽說,回手向書架上把個玻璃繡球燈拿下來,命點一枝小蠟兒來,遞與寶玉,道:“這個又比那個亮,正是雨里點的。”寶玉道:“我也有這么一個,怕他們失腳滑倒了打破了,所以沒點來。”黛玉道:“跌了燈值錢呢,是跌了人值錢?你又穿不慣木屐子。那燈籠叫他們前頭點著,這個又輕巧,又亮,原是雨里自己拿著的。你自己手里拿著這個,豈不好?明兒再送來。──就失了手也有限的。怎么忽然又變出這“剖腹藏珠”的脾氣來?”
        知寶釵不能來了,便在燈下,隨便拿了一本書,卻是《樂府雜稿》,有《秋閨怨》《別離怨》等詞。黛玉不覺心有所感,不禁發于章句,遂成《代別離》一首,擬《春江花月夜》之格,乃名其詞為《秋窗風雨夕》。詞
        《秋窗風雨夕》
        秋花慘淡秋草黃,耿耿秋燈秋夜長。已覺秋窗秋不盡,那堪風雨助凄涼!助秋風雨來何速?
        驚破秋窗秋夢續。抱得秋情不忍眠,自向秋屏挑淚燭。淚燭搖搖爇短檠,牽愁照恨動離情。
        誰家秋院無風入?何處秋窗無雨聲?羅衾不奈秋風力,殘漏聲催秋雨急。連宵霢霢復颼颼,
        燈前似伴離人泣。寒煙小院轉蕭條,疏竹虛窗時滴瀝。不知風雨幾時休,已教淚灑窗紗濕。
        這里黛玉喝了兩口稀粥,仍歪在床上。不想日未落時,天就變了,淅淅瀝瀝,下起雨來。秋霖霢霢,陰晴不定。那天漸漸的黃昏時候了,且陰的沉黑,兼著那雨滴竹梢,更覺凄涼。
        霢霢
        mài
        霢霂  a.小雨,如“益之以霢霢,既優既渥。”b.形容汗流如雨的樣子,如“流汗霢霢而中逵泥濘。”
        李紈為平兒戲說鳳姐
        李紈笑道:“你們聽聽。我說了一句,他就說了兩車無賴的話。真真泥腿光棍,專會打細算盤,分金掰兩的!你這個東西,虧了還托生在詩書仕宦人家做小姐,又是這么出了嫁,還是這么著;要生在貧寒小門小戶人家,做了小子丫頭,還不知怎么下作呢!天下人都叫你算計了去!昨兒還打平兒,虧你伸的出手來!那黃湯難道灌喪了狗肚子里去了?氣的我只要替平兒打抱不平兒。忖奪了半日,好容易狗長尾巴尖兒的好日子,又怕老太太心里不受用,因此沒來,究竟氣還不平。你今兒倒招我來了。給平兒拾鞋還不要呢!你們兩個,很該換一個過兒才是!”說的眾人都笑了。
        寶玉憐香惜玉
        寶玉因自來從不曾在平兒前盡過心,──且平兒又是個極聰明極清俊的上等女孩兒,比不得那起俗拙蠢物,──深以為恨。今日是金釧兒生日,故一日不樂。不想后來鬧出這件事來,竟得在平兒前稍盡片心,也算今生意中不想之樂。因歪在床上,心內怡然自得。忽又思及賈璉惟知以淫樂悅己,并不知作養脂粉。又思平兒并無父母兄弟姊妹,獨自一人,供應賈璉夫婦二人,賈璉之俗,鳳姐之威,他竟能周全妥貼,今兒還遭荼毒,也就薄命的很了。想到此間,便又傷感起來。復又起身,見方才的衣裳上噴的酒已半干,便拿熨斗熨了迭好;見他的絹子忘了去,上面猶有淚痕,又擱在盆中洗了晾上。又喜又悲,悶了一回,也往稻香村來,說了回閑話兒,掌燈后方散。
        平兒如今見他這般,心中暗暗的敁敪,果然話不虛傳,色色想的周到。
        敁敪
        [diān] 〔~敠(què)〕a.手掂量(東西的輕重)。b.估量,如“我~~著他.
        雖是泥塑的,卻真有那“翩若驚鴻,婉若游龍”,“荷出綠波,日映朝霞”的姿態。寶玉不覺滴下淚來。
        說著,早已來至門前。那老姑子見寶玉來了,事出意外,竟像天上掉下個活龍來的一般,忙上來問好,命老道來接馬。寶玉進去,也不拜洛神之像,卻只管賞鑒。
        天亮了,只見寶玉遍體純素,從角門出來,一語不發,跨上馬,一彎腰,順著街就蹭下去了。
        焙茗也只得跨上馬,加鞭趕上,在后面忙問:“往那里去?”寶玉道:“這條路是往那里去的?”
        惜春道:“我何曾有這些畫器?不過隨手的筆畫畫罷了。就是顏色,只有赭石、廣花、藤黃、胭脂這四樣。
        赭石:
        [zhě shí]
        寶玉道:“家里有雪浪紙,又大又托墨。”寶釵冷笑道:“我說你不中用!那雪浪紙寫字,畫寫意畫兒,或是會山水的畫南宋山水,托墨禁得皴染;拿了畫這個,又不托色,又難烘,畫也不好,紙也可惜
        皴:
        【拼音】cūn
        1. 皮膚因受凍或受風吹而干裂:~裂。~理(裂紋)。
        2. 皮膚上積存的泥垢和脫落的表皮:手上全是~。
        3. 中國畫技法之一,涂出物體紋理或陰陽向背:~法。~筆。[1]
        賈母見他穿著六品服色,便知是御醫了,含笑問:“供奉好?”因問賈珍:“這位供奉貴姓?”
        供奉:
        探源
        一、唐妃嬪稱號。高宗龍朔二年(662年)置供奉八人,正七品,以代妃嬪中的御女。咸亨二年(671年)復舊。
        二、在皇帝左右供職者的稱呼。唐朝初年有“侍御史內供奉”,“殿中侍御史內供奉”等名。唐玄宗時設“翰林供奉”,專備宮中應制而設。宋代“東、西頭供奉官”為武官階官,“內東、西頭供奉官”為內侍(宦官)階官,僅用以表示品級,無實際職掌。清稱南書房行走官員為內廷供奉,也用以稱進入宮廷的藝人演員。
        見賈母穿著青縐紬一斗珠兒的羊皮褂子,端坐在榻上。
        zhòu
        縐:一種皺紋的絲織品:縐紗。例如:湖縐、雙面縐。
        古同“皺”,皺紋。
        古代一種精細的葛布。
        繭紬,做襖兒裙子都好
        紬:
        [chóu] 古同“綢”。
        [chōu] 抽引,理出絲縷的頭緒。;綴集:“遷為太史令,~史記石室金匱之書...
        豇豆
        jiang dou
        一面用手摸時,只聽硌磴一聲,又嚇的不住的展眼兒。
        襲人進了房門,轉過集錦槅子,就聽的鼾齁如雷。忙進來,只聞見酒屁臭氣,滿屋一瞧,只見劉姥姥扎手舞腳的仰臥在床上。襲人這一驚不小,忙上來將他沒死活的推醒。那劉姥姥驚醒,睜眼看見襲人,連忙爬起來,道:“姑娘!我該死了!──好歹并沒弄腌臜了床!”一面說,一面用手去撣
        鼾齁:hān hōu
        瓟斝
        páo
        古同“匏”。音 意 :bó 小瓜。

        斝(拼音:jiǎ ,音同“甲”)山西襄汾出土過一個陶斝,時間比大汶口文化更早,制作很精美,很多人認定是酒器,但考古發現,里面盛放的是豬肉,說明是煮東西吃的,有陶灶擺放在一起,應該是烹飪器物。
        [juān]
        除去,免除:蠲除。蠲免。
        顯示,昭明:“惠公蠲其大德”。
        古同“涓”,清潔。
        古代稱一種多足蟲。
        敁敪
        敁[diān]

        〔~敠(què)〕a.手掂量(東西的輕重)。b.估量,如“我~~著他會來的。”c.斟酌,如“這件事你~~著辦吧”。
        劉姥姥能圓能扁、隨彎就勢會討巧!
        劉姥姥看著李紈與鳳姐兒對坐著吃飯,嘆道:“別的罷了,我只愛你們家這行事!怪道說,“禮出大家”。”鳳姐兒忙笑道:“你可別多心,才剛不過大家取樂兒。”一言未了,鴛鴦也進來笑道:“姥姥別惱,我給你老人家賠個不是兒罷。”劉姥姥忙笑道:“姑娘說那里的話?咱們哄著老太太開個心兒,有什么惱的?你先囑咐我,我就明白了,不過大家取笑兒。我要惱,也就不說了。”鴛鴦便罵人:“為什么不倒茶給姥姥吃?”劉姥姥忙道:“才剛那個嫂子倒了茶來,我吃過了。姑娘也該用飯了。”
        劉姥姥出洋相
        劉姥姥拿起箸來,只覺不聽使,又道:“這里的雞兒也俊,下的這蛋也小巧,怪俊的,我且得一個兒!”眾人方住了笑,聽見這話,又笑起來。賈母笑的眼淚出來,只忍不住,琥珀在后搥著。賈母笑道:“這定是鳳丫頭促狹鬼兒鬧的!快別信他的話了。”

        那劉姥姥正夸雞蛋小巧,鳳姐兒笑道:“一兩銀子一個呢,你快嘗嘗罷。冷了就不好吃了。”劉姥姥便伸筷子要夾,那里夾的起來?滿碗里鬧了一陣,好容易撮起一個來,才伸著脖子要吃,偏又滑下來,滾在地下。忙放下筷子,要親自去揀,早有地下的人揀了出去了。劉姥姥嘆道:“一兩銀子,也沒聽見個響聲兒就沒了!”
        劉姥姥出洋相
        賈母這邊說聲“請”,劉姥姥便站起身來,高聲說道:“老劉,老劉,食量大如牛:吃個老母豬不抬頭!”說完,卻鼓著腮幫子,兩眼直視,一聲不語。

        眾人先還發怔,后來一想,上上下下都一齊哈哈大笑起來。湘云掌不住,一口茶都噴出來。黛玉笑岔了氣,伏著桌子,只叫“噯喲”!寶玉滾到賈母懷里,賈母笑的摟著叫“心肝”!王夫人笑的用手指著鳳姐兒,卻說不出話來。薛姨媽也掌不住,口里的茶,噴了探春一裙子。探春的茶碗都合在迎春身上。惜春離了坐位,拉著他奶母,叫揉揉腸子。地下無一個不彎腰屈背,也有躲出去蹲著笑去的,也有忍著笑上來替他姐妹換衣裳的。獨有鳳姐鴛鴦二人掌著,還只管讓劉姥姥。
        色色
        【釋義】分別;樣樣;各式各樣。
        《紅樓夢》四十回 眾人答應,又復開了門,色色的搬下來,命小廝傳駕娘們到船塢里撐出兩只船來。

        《紅樓夢》六二回:“平兒忙著打發賞錢道謝,一面又色色的回明鳳姐兒,不過留下幾樣,也有不收的,也有收下即刻賞與人的。”
        陰騭與陰鷙焙茗道:“爺又不知看了什么書,或者聽了誰的混賬話,信真了,把這件沒頭腦的事派我去磕頭,怎么說我沒用呢?”寶玉見他急了,忙撫慰他道:“你別急,改日閑了,你再找去。要是他哄我們呢,
        【陰騭】yīnzhì 原指默默地使安定,轉指陰德:積~。

        語出《書經·洪范》:“惟天陰騭下民,相協厥居。”為默定的意思。后引申為默默行善的德行,亦作“陰德”、“陰功”。道教中有《文昌帝君陰騭文》,簡稱《陰騭文》,勸人多積陰功陰德,為善不揚名,獨處不作惡,這樣就會得到暗中庇佑,賜予福祿壽。
        騭:zhì 安排;定
        例:評~ | 陰~

        引申義
        在粵語中,“陰騭”(俗作“陰質”)是一句反話,常用來指缺德。例如:“佢做咁多陰騭事,會有報應。”(他做那么多缺德事,會有報應)。

        陰鷙:狠毒、陰險。

        出處:陰險兇狠。《資治通鑒·漢宣帝神爵四年》:“ 嚴延年為治陰鷙酷烈。”《明史·許譽卿傳》:“吏部尚書 王永光 素附璫,讎東林,尤陰鷙。” 魯迅《彷徨·長明燈》:“‘我知道的,熄了也還在。’他忽又現出陰鷙的笑容,但是立即收斂了。”

        以后大家不必有“陰騭之色”了,而應是“陰鷙之色”。
        瞽目先生
        古代樂師。古代以目盲者為樂
        瞽gǔ眼瞎:~者。~叟。
        積古
        謂閱歷豐富,見多識廣。《紅樓夢》第三九回:“我正想個積古的老人家說話兒,請了來我見見。”
        持螯賞桂詩
        寶玉
        持螯更喜桂陰涼,潑醋擂姜興欲狂。饕餮王孫應有酒,橫行公子竟無腸!
        臍間積冷饞忘忌,指上沾腥洗尚香。原為世人美口腹,坡仙曾笑一生忙。

        黛玉
        鐵甲長戈死未忘,堆盤色相喜先嘗。螯封嫩玉雙雙滿,殼凸紅脂塊塊香。
        多肉更憐卿八足,助情誰勸我千觴?對茲佳品酬佳節,桂拂清風菊帶霜。

        寶釵
        桂靄桐陰坐舉觴,長安涎口盼重陽。眼前道路無經緯,皮里春秋空黑黃。
        酒未滌腥還用菊,性防積冷定須姜。于今落釜成何益?月浦空余禾黍香。
        十二題菊花詩(續)
        畫菊

        蘅蕪君

        詩余戲筆不知狂,豈是丹青費較量?聚葉潑成千點墨,攢花染出幾痕霜。
        淡濃神會風前影,跳脫秋生腕底香。莫認東籬閑采掇,粘屏聊以慰重陽。

        問菊

        瀟湘妃子

        欲訊秋情眾莫知,喃喃負手叩東籬:孤標傲世偕誰隱?一樣開花為底遲?
        圃露庭霜何寂寞?雁歸蛩病可相思?莫言舉世無談者,解語何妨話片時?

        簪菊

        蕉下客

        瓶供籬栽日日忙,折來休認鏡中妝。長安公子因花癖,彭澤先生是酒狂。
        短鬢冷沾三徑露,葛巾香染九秋霜。高情不入時人眼,拍手憑他笑路旁。

        菊影

        枕霞舊友

        秋光迭迭復重重,潛度偷移三徑中。窗隔疏燈描遠近,籬篩破月鎖玲瓏。
        寒芳留照魂應駐,霜印傳神夢也空。珍重暗香休踏碎,憑誰醉眼認朦朧?

        菊夢

        瀟湘妃子

        籬畔秋酣一覺清,和云伴月不分明。登仙非慕莊生蝶,憶舊還尋陶令盟。
        睡去依依隨雁斷,驚回故故惱蛩鳴。醒時幽怨同誰訴?衰草寒煙無限情!

        殘菊

        蕉下客

        露凝霜重漸傾欹,宴賞才過小雪時。蒂有余香金淡泊,枝無全葉翠離披。
        半床落月蛩聲切,萬里寒云雁陣遲。明歲秋分知再會,暫時分手莫相思!
        十二題菊花詩
        憶菊

        蘅蕪君

        悵望西風抱悶思,蓼紅葦白斷腸時。空籬舊圃秋無跡,冷月清霜夢有知。
        念念心隨歸雁遠,寥寥坐聽晚砧遲。誰憐我為黃花瘦?慰語重陽會有期。

        訪菊

        怡紅公子

        閑趁霜晴試一游,酒杯藥盞莫淹留。霜前月下誰家種?檻外籬邊何處秋?
        蠟屐遠來情得得,冷吟不盡興悠悠。黃花若解憐詩客,休負今朝掛杖頭。

        種菊

        怡紅公子

        攜鋤秋圃自移來,籬畔庭前處處栽。昨夜不期經雨活,今朝猶喜帶霜開。
        冷吟秋色詩千首,醉酹寒香酒一杯。泉溉泥封勤護惜,好和井徑絕塵埃。

        對菊

        枕霞舊友

        別圃移來貴比金,一叢淺淡一叢深。蕭疏籬畔科頭坐,清冷香中抱膝吟。
        數去更無君傲世,看來惟有我知音。秋光荏苒休辜負,相對原宜惜寸陰。

        供菊

        枕霞舊友

        彈琴酌酒喜堪儔,幾案婷婷點綴幽。隔坐香分三徑露,拋書人對一枝秋。
        霜清紙帳來新夢,圃冷斜陽憶舊游。傲世也因同氣味,春風桃李未淹留。

        詠菊

        瀟湘妃子

        無賴詩魔昏曉侵,繞籬欹石自沉音。毫端蘊秀臨霜寫,口角噙香對月吟。
        滿紙自憐題素怨,片言誰解訴秋心?一從陶令評章后,千古高風說到今。
        唼喋
        shàzhá
        形容魚或水鳥吃食的聲音,也指魚或水鳥吃食
        唼喋青藻,咀嚼菱藕。——司馬相如《上林賦》
        生受正說著,宋媽媽已經回來道“生受”,給襲人道乏,又說:“問二爺做什么呢,我說,和姑娘們起什么詩社做詩呢
        ①受苦;辛苦:前日如此快樂,今日這般生受|生受數年,只選得這包珠子。②享受:空生受,肥馬輕裘。③煩勞:生受哥哥,替我報復去。
        說自己的時候,是“受苦”、“受活罪”的意思;對別人說,是“難為”、“辛苦”、“有勞”的意思。
        海棠詩社
        在 秋爽齋 詠白海棠
        探春-蕉下客
        斜陽寒草帶重門,苔翠盈鋪雨后盆。玉是精神難比潔,雪為肌骨易銷魂。
        芳心一點嬌無力,倩影三更月有痕。莫道縞仙能羽化,多情伴我詠黃昏。
        寶釵-蘅蕪君
        珍重芳姿晝掩門,自攜手甕灌苔盆。胭脂洗出秋階影,冰雪招來露砌魂。
        淡極始知花更艷,愁多焉得玉無痕?欲償白帝宜清潔,不語婷婷日又昏。
        寶玉-怡紅公子
        秋容淺淡映重門,七節攢成雪滿盆。出浴太真冰作影,捧心西子玉為魂。
        曉風不散愁千點,宿雨還添淚一痕。獨倚畫欄如有意,清砧怨笛送黃昏。
        黛玉-瀟湘妃子
        半卷湘簾半掩門,碾冰為土玉為盆.月窟仙人縫縞袂,秋閨怨女拭啼痕。
        偷來梨蕊三分白,借得梅花一縷魂。嬌羞默默同誰訴?倦倚西風夜已昏。
        李紈-稻香老農 言:
        他(迎春)住的是紫菱洲,就叫他“菱洲”;四丫頭(惜春)在藕香榭,就叫他“藕榭”就完了。”

        史湘云:白海棠和韻
        其一
        神仙昨日降都門,種得藍田玉一盆。自是霜娥偏愛冷,非關倩女欲離魂。
        秋陰捧出何方雪,雨漬添來隔宿痕。卻喜詩人吟不倦,肯令寂寞度朝昏?
        其二
        蘅芷階通蘿薜門,也宜墻角也宜盆。花因喜潔難尋偶,人為悲秋易斷魂。
        玉燭滴干風里淚,晶簾隔破月中痕。幽情欲向嫦娥訴,無那虛廊月色昏!
        王熙鳳不滿王夫人言:
        說畢,鳳姐見無話,便轉身出來。剛至廊檐下,只見有幾個執事的媳婦子正等他回事呢。見他出來,都笑道:“奶奶今兒回什么事,說了這半天?可別熱著罷。”鳳姐把袖子挽了幾挽,跐著那角門的門坎子,笑道:“這里過堂風倒涼快,吹一吹再走。”又告訴眾人道:“你們說我回了這半日的話,太太把二百年的事都想起來問我,難道我不說罷?”又冷笑道:“我從今以后,倒要干幾件刻薄事了。抱怨給太太聽,我也不怕!胡涂油蒙了心,爛了舌頭,不得好死的下作娼婦們,別做娘的春夢了!明兒一裹腦子扣的日子還有呢。如今裁了丫頭的錢,就抱怨了咱們。也不想想,自己也配使三個丫頭?”一面罵著,一面方走了,自去挑人,回賈母話去。不在話下。
        接上文 紅樓夢吧主 景選穎 對王熙鳳斥罵言語的評論(三):
        王夫人與薛姨媽雖有金玉之說,府中皆知。賈母只好裝糊涂,后來元妃賜禮獨寶玉寶釵一樣,是暗示,賈母只能拖著。在廟中說,和尚說了,寶玉命中不能早娶。先等等。
        寶釵年紀已大,賈母盼望薛家放棄。無奈寶琴訂了親,薛家也無動靜。賈母提親于寶琴,明拒寶釵,寶釵不是她選的人選。
        王夫人卻讓寶釵參與到了管家的行列中,并不是賈母本心。賈母也不便反對。
        寶釵小惠全大體,果然府中下人一致稱贊。寶釵未成寶二奶奶,已經先有了群眾基礎。
        此王夫人之用意,而賈母無奈。
        賈母自然不能令黛玉參與管家,一則黛玉吃穿皆系賈府,而寶釵則是薛家,二則黛玉體弱,未必能經得起那番折騰,三更半夜還要坐小轎視察。
        賈母派了襲人晴雯去寶玉身邊,襲人被王夫人一月二兩銀子的月錢和未來姨娘身份的保證所籠格,與賈母無關。襲人對寶玉說她是太太的人,要走只和太太說一聲就行了,是與賈母無關了。而襲人是寶玉身邊第一人,對寶玉的行蹤最是清楚。又對寶玉的個性深知,是對寶玉有影響力的人。晴雯是王夫人所不喜之人,被王夫人攆了出去。所以這二人,都被王夫人所控制了。
        王夫人先對寶玉的未來姨娘作了清洗,賈母在這一局上就落了下風。王夫人在晴雯的事上先斬后奏本不合賈府規矩,因晴雯是賈母房中人,不過是歸了寶玉使喚。而賈母卻只能一笑了事。寶玉挨打本是外書房的事,賈母能知,清查怡紅院是園子的事,賈母此時卻不知道。可見王夫人的勢力之大。
        雙玉情深,紫娟情辭試忙玉。眾人皆知,賈母自然更曉,無奈此時情況,婚事如何開口,寶玉的母親是王夫人,縱然黛玉嫁了寶玉,若賈母不在世,恐也難周全。而寶玉卻不是能抗母保妻之人。看晴雯事件,寶玉竟無一語,可知日后必不能護黛玉以周全。
        所以寶玉的婚事在前八十回只能拖著,若訂了寶釵必傷黛玉,而賈母又有諸多憂慮不能訂下黛玉,所以只能等等了!
        而王夫人為什么只敢在賈母死后對黛玉下手,因為她還是畏懼賈母的,在賈府,賈母的地位那時最大的,否則王夫人早就把寶玉寶釵的事兒辦了,還有你林黛玉什么事?
        王夫人是喜歡王熙鳳, 不過那是之前了,只要她沖撞了自己的利益,王夫人當然會毫不留情的一腳踢了她,選擇薛寶釵。

        那么你說,是王熙鳳更厲害,還是薛寶釵更厲害呢?
        接上文 紅樓夢吧主 景選穎 對王熙鳳斥罵言語的評論(二):
        王夫人中意的是誰?會是林黛玉么?當然不!她在見到林黛玉的第一面就說讓她離寶玉遠點,而薛寶釵來的時候她也沒說啊,所以她中意的肯定是薛寶釵來做自己的兒媳婦,那么王熙鳳違背了自己的意愿,她去投靠賈母了,王夫人還會喜歡她么?

        既然王夫人和王熙鳳關系處不好,那么當然要選另外的人了,這個人就是薛寶釵。

        寶玉婚事是府中大事,他是王夫人后半生的指望,自然要尤為謹慎。王夫人選了寶釵。此時賈府格局,府中事務皆由王家操縱。賈政不理俗務,皆由王夫人把持。賈璉的管理能力與鳳姐差之太遠,且心思只在玩樂上,以至賈璉的仆人怕鳳姐的仆人。如此以來,王家的二位小姐,成了賈府的當家人。而寶釵可是王家的外孫女呀。
        若寶釵嫁寶玉,自然賈府成了王氏的天下。賈母自然不喜,從血緣上親近黛玉,從形勢上也不愿意成全王家。只是王家只是盛時,在外的地位高于賈府,賈母不能得罪。在內王夫人根基穩固,出身名門,又有女兒為妃,在賈府經營多年,以不是賈母能動的人了。所以不能與王夫人公開宣戰。
        說畢,鳳姐見無話,便轉身出來。剛至廊檐下,只見有幾個執事的媳婦子正等他回事呢。見他出來,都笑道:“奶奶今兒回什么事,說了這半天?可別熱著罷。”鳳姐把袖子挽了幾挽,跐著那角門的門坎子,笑道:“
        紅樓夢吧 景選穎 評論:
        櫳翠庵人11王夫人和王熙鳳的矛盾是醞釀已久的。王熙鳳雖然表面上很尊重王夫人,對王夫人的話言聽計從,但其實她對自己的這位姑媽也不“感冒”。
        小說第三十六回寫王夫人因有疑慮過問了一下家里的事情,王熙鳳出來以后非常的郁悶,說出了一大段表露自己真實心跡的話,那話里已經滿滿的透著對王夫人的不滿:
        這里面,不僅有對背后告嘴的人的怨恨,其實也有對王夫人的所謂“偏聽偏信”的不滿,并且表示把自己惹急了,也是敢豁出去和王夫人對著干的。也許,這才是王熙鳳長期以來對王夫人唯唯諾諾積壓下來的真實怨氣吧。而且王熙鳳力主賈寶玉和林黛玉結合,不僅有服從賈母決定的意思,更有林黛玉成為賈寶玉妻子之后,不會對自己地位造成危險的考慮,所以,王熙鳳也是認可賈寶玉和林黛玉結合的。這從她當面開賈寶玉和林黛玉的玩笑就可以看出來,什么吃了我家的茶還不給我們家做媳婦呀,什么賈寶玉和林黛玉吵架后和好,一個忙著向另一個賠不是啦,無不在傳達著一個訊息,那就是,這就是一對還沒成親的小夫妻呢。
        序齒
        按年齡大小排序。
        李紈道:“就是這樣好。但序齒我大,你們都要依我的主意,管教說了,大家合意。我們七個人起社,我和二姑娘四姑娘都不會做詩,須得讓出我們三個人去。我們三個人各分一件事。”
        接5段探春文解釋(二):
        16.投轄攀轅——形容挽留客人心切。轄,古代車上的零件,多用青銅制成,插在軸端孔內。漢代陳遵大會賓客,曾閉門,把客人的車轄投入井中,使客人不得離去。見《漢書陳遵傳》。轅,壓在車軸上伸出在車子前端、駕車用的直木或曲木。攀轅,也就是牽挽住車子不讓走。舊時常用“攀轅扣馬”(《東觀漢記》)或“攀轅臥轍”(沈約《齊故安陸昭王碑》及《白氏六帖事類集》)作為挽留所謂賢明官吏之辭。
        17.盤桓——徘徊,逗留。
        18.豎——直立。這里就是創建、樹立的意思。
        19.吟社——詩社。
        20.竊——猶言私下里,是表示個人行動、意見的謙詞,如竊聞、竊思。叨——謙詞,在這里有“幸運一道”的意思。棲處——居住。泉石之間——指大觀園。
        21.薛林——薛寶釵、林黛玉。雅調——風雅的才調。
        22.醉飛吟盞——飲酒賦詩。飛,形容舉杯。吟盞,等于說“增添詩興的酒杯”。
        23.孰——誰。雄才蓮社——蓮社是佛教凈土宗最初的結社,東晉時慧遠在廬山東山寺所創立,曾約會劉程之等一批所謂名儒,號稱十八賢。他們曾以書招陶淵明,所以文中引以為比。《蓮社高賢傳》:“遠法師與諸賢結蓮社,以書招淵明。淵明曰:‘若許飲,則往。’許之。遂造(去到那里)焉。忽攢眉(皺眉頭)而丟。”須眉,男子。這句說:誰說的只允許男子們結社以召集有才之士。
        24.直以——即使……也當……。東山之雅會——像謝安那樣風雅地會聚。晉代謝安,字安石,曾隱居東山,后常以“東山”來指稱他。《晉書.謝安傳》:“(謝安)寓居會稽,與王羲之及許詢、桑門、支遁游處,出則漁弋山水,入則言詠屬文,雖受朝寄,然東山之志始末不渝,每形于言色。”讓余脂粉——余,我們。脂粉,女子。投帖給寶玉,卻不把他算在“須眉”中而歸于脂粉隊里,是很有意思的。
        25.棹雪而來——乘興而來。棹,劃船工具,這里作劃船解。此字各本歧出:作“掉”、“綽”、“踏”、“造”等等,或是形訛,或是臆改。實在是用《世說新語》中王子猷冒雪“夜乘小船”訪戴安道事。帖中引典故只取其“乘興而行”的意思。
        26.掃花以待——殷勤期待。杜甫《客至》詩:“花徑不曾緣客掃,蓬門今始為君開。”表示自己生活疏懶,待客不周。今反用其意。
        對五段探春邀約文解釋(一):
        【注釋】
        1.娣探謹奉——妹妹探春小心地送上。客氣話。娣,女弟。古時女子對姊而言稱娣,對兄而言稱妹。后人以為對寶玉不應稱“娣”,遂據意改易。如甲辰本、程高本改作“妹探”,戚序本改作“妹探春”。都沒有細察探春特意這樣自稱的文情用意。其實,她稱“娣”正是把寶玉視為自己的姊姊,或把自己當作他的弟弟,抹去男女性別界線,愈見親密無間,自己具名只用一“探”字也正為此。若一本正經地寫上“妹探春”,便無風趣可言了。今從庚辰本。
        2.文幾——書房中置于座側的案幾,倦時可憑靠。這里說謹奉書信于幾案前,表示對習文的人的尊重。
        3.清景——清明的月色。詎忍就臥——怎么忍心舍此景色而去睡覺呢。
        5.漏已三轉——即夜已三更的意思。漏,漏壺,古代的定時器,由上下疊放的好幾只銅壺構成,水由最高一只孔中漏出,逐級轉入到最低的一只,從置于其中的刻時標桿所浮出的高度來測定時間。
        6.桐檻——旁植梧桐樹的窗下或長廊邊的欄桿。
        7,采薪之患,自稱有病的謙辭。舊時自稱有病為“負薪之憂”,語出《禮記曲禮下》,或稱“采薪之憂”,出《孟子公孫丑下》,意思是背柴或打柴勞累,體力還未恢復。
        8.撫囑——慰問和叮囑。
        10.真卿——顏真卿,唐代大書法家。
        11.“何瘝痌”句——你的關懷和愛護是何等的深啊!“瘝痌”亦作“恫瘝”,“痌”同“恫”。《書康浩》:“恫瘝乃身。”蔡沉集傳:“恫,痛;瘝,病也。視民之不安,如疾痛在乃身。”后來常用以表示對民間疾苦的關懷。如:恫瘝在抱。這里說寶玉像病生在自己身上那樣地關切對方的健康。
        13.名攻利奪之場——爭名奪利的場所。這里指繁華的鬧市。
        14.些山滴水之區——指范圍很小的人工園景。些,少,小。
        15.揖——拱手禮。舊時朋友見面時常拱手,這里是面邀的意思。
        第五段探春邀約寶玉建海棠詩社文:
        妹探謹啟二兄文幾:前夕新霽,月色如洗,因惜清景難逢,未忍就臥,漏已三轉,猶徘徊桐檻之下,竟為風露所欺,致獲采薪之患。昨親勞撫囑,已復遣侍兒問切,兼以鮮荔并真卿墨跡見賜,抑何惠愛之深耶?今因伏幾處默,忽思歷來古人處名攻利奪之場,猶置些山滴水之區,遠招近揖,投轄攀轅,務結二三同志,盤桓其中,或豎詞壇,或開吟社:雖因一時之偶興,每成千古之佳談。妹雖不才,幸叨陪泉石之間,兼慕薛林雅調。風庭月榭,惜未燕集詩人;簾杏溪桃,或可醉飛吟盞。孰謂雄才蓮社,獨許須眉。不教雅會東山,讓余脂粉耶?若蒙造雪而來,敢請掃花以俟。謹啟。
        頁數12345
        清淡出塵
        被收藏:0 次 [收藏]
        積分:498 分
        訪問:28929 次
        給 清淡出塵 留言
        奇米影视奇米影视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