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 id="oqb7n"></video>
  • <source id="oqb7n"><menu id="oqb7n"></menu></source>

    <source id="oqb7n"></source>
  • <video id="oqb7n"></video>
  • <u id="oqb7n"><dl id="oqb7n"></dl></u>

      1. <video id="oqb7n"><mark id="oqb7n"></mark></video>

          西汶藝術網

          中華古籍全錄

          中國漢語字典

          中國書法字典

          西汶藝術品

          會員登錄 | 注冊
          藝術中國:中國傳統文化與藝術

          古籍全錄

          古籍筆記

          古籍討論

          首頁 |

          讀古籍筆記

          |

          泗州三好學生 的讀古籍筆記

          將泗州三好學生的古籍筆記分享到:
          丙寅,諸王群臣上表勸進。己巳,王謁孝陵。群臣備法駕,奉寶璽,迎呼萬歲。王升輦,詣奉天殿即皇帝位。
          大事成矣。大事成矣。
          王以十余騎逼庸營野宿,及明起視,已在圍中。乃從容引馬,鳴角穿營而去。諸將以天子有詔,毋使負殺叔父名,倉卒相顧愕貽,不敢發一矢。
          又一宋襄公也。可嘆何笑也。
          王以百騎前,佯卻,誘安陣動,乘之,安敗走。遂薄景隆軍,戰不利。暝收軍,王以三騎殿,夜迷失道,下馬伏地視河流,乃辨東西,渡河去。庚申,復戰。景隆橫陣數十里,破燕后軍。王自帥精騎橫擊之
          風助之?天助之?自助也。天時地利人和也。
          王禱于神,至則冰合,乃濟師。景隆遣都督陳暉偵敵,道左,出王軍后。王分軍還擊之,暉眾爭渡河,冰忽解,溺死無算。
          王其有現有天佑之耶?奈何如此 ?
          朕聞王者使天下無遺賢,不聞無遺利。今軍器不乏,而民業已定,無益于國,且重擾民。”杖之,流嶺南。丁丑,遣行人訪經明行修之士。
          求賢若渴,讀來讓你汗顏。
          重才而輕財。今人鼓吹“利益最大化”,是也非也?
          五月甲午,雷震謹身殿。乙未,大赦。丙申,釋在京及臨濠屯田輸作者。己亥,免天下田租。吏以過誤罷者還其職。壬寅,都督濮英進兵赤斤站,獲故元豳王亦憐真及其部曲而還。是月,罷御史臺。命從征
          老朱怕雷乎?人老而仁善也。
          秋七月己未朔,日有食之。辛酉,改作太廟。壬戌,召傅友德、硃亮祖還,李文忠、顧時鎮山西、北平。戊辰,詔百官奔父母喪不俟報。京師地震。
          洪武8年,天有異,地有震。
          夏四月辛卯,幸中都。丁巳,至自中都。免彰德、大名、臨洮、平涼、河州被災田租。罷營中都。
          中都因水而罷。可惜了啊。
          二月甲午,宥雜犯死罪以下及官犯私罪者,謫鳳陽輸作屯種贖罪。
          好辦法。勾踐運用的是死囚吧?
          是年,阿難功德國、暹羅、琉球、三佛齊、烏斯藏、撒里、畏兀兒入貢。
          老朱大字不識一個,天下來歸。后人汗顏不?
          戊午,修曲阜孔子廟,設孔、顏、孟三氏學。
          問疾苦,興教化。老朱不得了啊。
          是月,詔曰:“天下大定,禮儀風俗不可不正。諸遭亂為人奴隸者復為民。凍餒者里中富室假貸之,孤寡殘疾者官養之,毋失所。鄉黨論齒,相見揖拜,毋違禮。婚姻毋論財。喪事稱家有無,毋惑陰陽拘忌
          體恤百姓,關心民生,事無巨細。
          是年,安南、浡泥、高麗、三佛齊、暹羅、日本、真臘入貢。
          洪武大帝,何其牛逼!!!!
          乙巳,徙山后民萬七千戶屯北平。是月,徙山后民三萬五千戶于內地,又徙沙漠遺民三萬二千戶屯田北平
          “山后”應當作“山右”。即今山西省也。洪洞大槐樹是也。我老惠家亦彼時被遷徙來虹。奈何未遷徙至北京?或,中都不遷又當如何?
          庚寅,建郊廟于中都。丁未,詔設科取士,連舉三年,嗣后三年一舉。
          求賢若渴。周公吐哺,天下歸心。
          壬午,以正月至是月,日中屢有黑子,詔廷臣言得失。是年,占城、爪哇、西洋入貢。
          太陽黑子年,非兇兆,而恰是吉兆啊 。
          甲戌,甘露降于鐘山,群臣請告廟,不許。辛卯,詔天下郡縣立學。。是月,遣使貽元帝書。十一月乙巳,祀上帝于圜丘,以仁祖配。十二月甲戌,封阿答阿者為占城國王。甲申,振西安諸府饑,戶米二石
          不信鬼神重蒼生。明君也。
          癸卯,以臨濠為中都
          惜哉。否則,吾等亦為天子腳下人矣,也有北京戶口了。一笑
          丙子,封王顓為高麗國王。
          與今比讓人作何感想?
          諭吏部曰:“內臣但備使令,毋多人,古來若輩擅權,可為鑒戒。馭之之道,當使之畏法,勿令有功,有功則驕恣矣。”
          奈何子孫興東廠、西場耶?
          是月,倭寇山東濱海郡縣。
          海禁,應當加強海防啊。
          二年春正月乙巳,立功臣廟于雞籠山。丁未,享太廟。庚戌,詔曰:“朕淮右布衣,因天下亂,率眾渡江,保民圖治,今十有五年。荷天眷祐,悉皆戡定。用是命將北征,齊魯之民饋糧給軍,不憚千里。朕
          仁愛之人,厚道之人。明君也。
          蒙古、色目人有才能者,許擢用。鰥寡孤獨廢疾者,存恤之。民年七十以上,一子復。他利害當興革不在詔內者,有司具以聞。壬午,幸北京。改大都路曰北平府。征元故臣。癸未,詔徐達、常遇春取山西
          賢士大夫,幼學壯行,豈甘沒世而已哉。天下之治,天下之賢共理之。
          辛卯,將還應天,諭達等曰:“中原之民,久為群雄所苦,流離相望,故命將北征,拯民水火。元祖宗功德在人,其子孫罔恤民隱,天厭棄之。君則有罪,民復何辜。前代革命之際,肆行屠戮,違天虐民,
          明君,仁君。伐罪安民。老毛深得此道。
          甲子,徐達為征虜大將軍,常遇春為副將軍,帥師二十五萬,由淮入河,北取中原。胡廷瑞為征南將軍,何文輝為副將軍,取福建。湖廣行省平章楊璟、左丞周德興、參政張彬取廣西。己巳,硃亮祖克溫州
          時勢造英雄也。反之,英雄必當造勢也。元,此時大勢已去,此方則勢如破竹矣。
          庚申,召諸將議北征。太祖曰:“山東則王宣反側,河南則擴廓跋扈,關隴則李思齊、張思道梟張猜忌,元祚將亡,中原涂炭。今將北伐,拯生民于水火,何以決勝?”遇春對曰:“以我百戰之師,敵彼久
          戰略家的眼光。與眾不同。
          丙午,令百官禮儀尚左。改李善長左相國,徐達右相國。
          猶記當年左位事乎?一笑。
          三月丁丑,始設文武科取士。夏四月,方國珍陰遣人通擴廓及陳友定,移書責之。五月己亥,初置翰林院。是月,以旱減膳素食,復徐、宿、濠、泗、壽、邳、東海、安東、襄陽、安陸及新附地田租三年。
          仁君也。再讓我想起老毛。
          御戟門誓師曰:“城下之日,毋殺掠,毋毀廬舍,毋發丘壟。士誠母葬平江城外,毋侵毀。”既而召問達、遇春,用兵當何先。遇春欲直搗平江。太祖曰:“湖州張天騏、杭州潘原明為士誠臂指,平江窮蹙
          讓我想起老毛。大戰略家啊。
          甲子,如濠州省墓,置守冢二十家,賜故人汪文、劉英粟帛。置酒召父老飲,極歡,曰:“吾去鄉十有余年,艱難百戰,乃得歸省墳墓,與父老子弟復相見。今苦不得久留歡聚為樂。父老幸教子弟孝弟力田
          男兒生當如斯。衣錦還鄉。此時作《大風歌》為時尚早啊。
          友諒兵號六十萬,聯巨舟為陣,樓櫓高十余丈,綿亙數十里,旌旗戈盾,望之如山。丁亥,遇于康郎山,太祖分軍十一隊以御之。戊子,合戰,徐達擊其前鋒,俞通海以火砲焚其舟數十,殺傷略相當。友諒
          此大決戰也。天時、地利,吾能用之,人和,吾能求之。兩相對比,高低懸殊立現。以劣勢戰優勢,大轉折也。
          謁孔子廟。告諭父老,除陳氏苛政,罷諸軍需,存恤貧無告者,民大悅。
          每下一地,必如此也。
          卻之曰:“今有事四方,所需者人材,所用者粟帛,寶玩非所好也。”
          清醒之至,時、勢、敵、我、友,很清楚。
          元將薛顯以泗州降。
          虹地現在還有人姓恭,其后乎?
          初,太祖令茂才紿友諒,李善長以為疑。太祖曰:“二寇合,吾首尾受敵,惟速其來而先破之,則士誠膽落矣。”已而士誠兵竟不出。
          將欲取之,必先予之。利令其智昏,實各個擊破也。
          十九年春正月乙巳,太祖謀取浙東未下諸路。戒諸將曰:“克城以武,戡亂以仁。吾比入集慶,秋毫無犯,故一舉而定。每聞諸將得一城不妄殺,輒喜不自勝。夫師行如火,不戢將燎原。為將能以不殺為武
          起兵至此8年矣。血雨腥風中成長起來的帝王。深諳帝王之道。大仁也
          初,福通遣將分道四出,破山東,寇秦晉,掠幽薊,中原大亂,太祖故得次第略定江表。所過不殺,收召才雋,由是人心日附
          天時、地利、人和,人和在于人求,非天賜也。
          五月,上元、寧國、句容獻瑞麥
          皇四子后來也學會了啊。有其父必有其子。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一笑。
          九月戊寅,如鎮江,謁孔子廟。遣儒士告諭父老,勸農桑,尋還應天
          每下一地,必得民心。高,實在是高。毛應跟他學會不少吧
          秋七月己卯,諸將奉太祖為吳國公
          得民心者得天下。潛龍---躍龍---飛龍在天,勢漸成矣。
          三月癸未,進攻集慶,擒兆先,降其眾三萬六千人,皆疑懼不自保。太祖擇驍健者五百人入衛,解甲酣寢達旦,眾心始安
          用人就是用心。與曹操比如何?志意廓然,果然!
          夏四月,常遇春來歸。五月,太祖謀渡江,無舟。會巢湖帥廖永安、俞通海以水軍千艘來附,太祖大喜,往撫其眾。而元中丞蠻子海牙扼銅城閘、馬場河諸隘,巢湖舟師不得出。忽大雨,太祖喜曰:“天助
          太祖過江,吉人天相;加之“揭榜禁剽掠”搞好軍民關系----天時、地利、人和,三者都有了。
          頁數1
          泗州三好學生
          被收藏:0 次 [收藏]
          積分:84 分
          訪問:5616 次
          太祖慨然曰:“大丈夫寧能受制于人耶?”遂不受。然念林兒勢盛,可倚藉,乃用其年號以令軍中。韜光養晦,隱忍不發,大丈夫也。
          給 泗州三好學生 留言
          奇米影视奇米影视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