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 id="oqb7n"></video>
  • <source id="oqb7n"><menu id="oqb7n"></menu></source>

    <source id="oqb7n"></source>
  • <video id="oqb7n"></video>
  • <u id="oqb7n"><dl id="oqb7n"></dl></u>

      1. <video id="oqb7n"><mark id="oqb7n"></mark></video>

          西汶藝術網

          中華古籍全錄

          中國漢語字典

          中國書法字典

          西汶藝術品

          會員登錄 | 注冊
          藝術中國:中國傳統文化與藝術

          古籍全錄

          古籍筆記

          古籍討論

          首頁 |

          讀古籍筆記

          |

          秦望山若耶水 的讀古籍筆記

          將秦望山若耶水的古籍筆記分享到:
          明日,入賀,頒詔天下。移妃居永壽宮,數召見。萬貴妃日夜怨泣曰:“群小紿我。”其年六月,妃暴薨。或曰貴妃致之死,或曰自縊也。
          情節的變化太快。我們來看,紀太后是蠻女,如果一直生活在賀縣就一民女。可是卻被俘,被俘也就算了,還要送進皇宮內。進了皇宮,也就安心地做一宮女吧,可又被憲宗看上,然后是一夜情。一夜就有了身孕,但卻保護不了兒子。還好有張敏在。憲宗知道有兒子了,自己卻說要死,但沒先死,憲宗還召見了幾次。以為這樣生活下去吧,可暴死。其人生就是在不確定中走過來。
          衣以小緋袍,乘小輿,擁至階下,發披地,走投帝懷。帝置之膝,撫視久之,悲喜泣下曰:“我子也,類我。”使懷恩赴內閣具道其故。群臣皆大喜。
          然后是喜,還有悲。這種復雜的心情,只有 憲宗自己知道。
          紀太后一段很像小說。
          成化十一年,帝召張敏櫛發,照鏡嘆曰:“老將至而無子。”敏伏地曰:“死罪,萬歲已有子也。”帝愕然,問安在。對曰:“奴言即死,萬歲當為皇子主。”于是太監懷恩頓首曰:“敏言是。皇子潛養西內,今已六
          在櫛發前,憲宗之心情可想而知,此言亦就與貼身的人說說,以排心中之苦楚。聽張敏之言后,先是愕,不相信,怎么會,從來就以為自己沒有兒子,怎么會有了呢?
          久之,生孝宗,使門監張敏溺焉。敏驚曰:“上未有子,奈何棄之。”稍哺粉餌飴蜜,藏之他室,貴妃日伺無所得。
          萬貴妃看錯了人,竟以為張敏會聽自己之命,溺死皇子。張敏的理由是,上未有子,故不可;但反過來講,憲宗有子,就可溺死嗎?不要說是皇帝的子女,平民的子女,豈可隨便就溺死?
          帝偶行內藏,應對稱旨,悅,幸之,遂有身。萬貴妃知而恚甚,令婢鉤治之。婢謬報曰病痞。乃謫居安樂堂。久之,生孝宗,
          偶字有意思,平時憲宗不會來的。人大概除了容貌看了讓人容易喜歡外,就是語言說話了。孝宗之母長得什么樣沒說,但只是與憲宗交談了幾句,以至于憲宗有了與其做愛的念頭,則其說話的魅力之大,則可見矣。
          燭照元初最近回復:“史書寫得如此有味,一般小說不及! …”
          子興聞之,大驚,立遣徐達往代太祖,縱德崖還。德崖軍釋太祖,達亦脫歸。子興憾德崖甚,將甘心焉,以太祖故強釋之,邑邑不樂。未幾,發病卒,歸葬滁州。
          郭子興放自己的仇人孫德崖以換回朱元璋,可見朱在郭心中之地位。然失去朱是對郭之事業的損失,而放孫又是郭的心病。郭之不樂,是他忘記了放德崖之原因,朱會對己之事業有助,故應該有一天會再拿住孫德崖。
          德崖饑,就食和境,求駐軍城中,太祖納之。有讒于子興者。子興夜至和,太祖來謁,子興怒甚,不與語。太祖曰:“德崖嘗困公,宜為備。”子興默然。
          孫德崖沒有自己的根據地,沒有糧食,沒有稅收,怎么可能成功?

          朱元璋允許孫德崖入城,可以是想幫他。但見郭子興不悅,故才說宜為備的話。如果說幫助孫德崖的話,與郭之關系會更糟糕。
          子興為人梟悍善斗,而性悻直少容。方事急,輒從太祖謀議,親信如左右手。事解,即信讒疏太祖。太祖左右任事者悉召之去,稍奪太祖兵柄。
          少容即不大度也,不大度之人難成就大事也。
          太祖已取滁,乃遣人說均用曰:“大王窮迫時,郭公開門延納,德至厚也。大王不能報,反聽細人言圖之,自剪羽翼,失豪杰心,竊為大王不取。且其部曲猶眾,殺之得無悔乎?”均用聞太祖兵甚盛,心憚之,
          朱元璋亦乃說辭,郭子興何時是趙均用之羽翼了。
          大有智數,子興與相厚而薄均用。于是德崖等譖諸均用曰:“子興知有彭將軍耳不知有將軍也。”均用怒,乘間執子興,幽諸德崖家。
          郭子興憑性情做事,就會出錯。能夠將自己的性情把持住的人,或許會成就大事業。孫德崖這樣的人,也是有一手的。他看出了郭子興與趙均用關系不緊密,就進讒言。明明是關系不緊密,他給說成了,眼里只有彭大而沒有趙均用。所以,進讒言的人,就是夸大事實。
          元師破徐州,徐帥彭大、趙均用帥余眾奔濠。德崖等以其故盜魁有名,乃共推奉之,使居己上。
          一家企業,大家股份相同,誰也不是老大。然后另外一家倒閉的老總投奔我這兒了。我就說,還是您來當老總吧,您創業比我早,雖然您是位敗家的主兒。郭子興們辦的就是這兒事。當然做這事兒,也要有肚量。
          始,子興同起事者孫德崖等四人,與子興而五,各稱元帥不相下。四人者粗而戇,日剽掠,子興意輕之。四人不悅,合謀傾子興。子興以是多家居不視事。太祖乘閑說曰:“彼日益合,我益離,久之必為所
          股份相同,則權力相同。但除非只有二位投資者。只要是三個以上的投資者,就可以打破這個平衡。去尋找同盟者,就會成為多數,權力的天枰就會傾向于愿意尋找同盟者的人。郭子興這一點不行,他不善于合作。而朱元璋不同,他認為如果孫德崖他們四人的合作,就是郭子興的被制。有時人的性情決定了人的行為,但這往往是錯誤的。郭子興不喜歡孫德崖他們,所以就不與之合作,使自己處于孤立的境地。
          為十夫長,數從戰有功。子興喜,其次妻小張夫人亦指目太祖曰:“此異人也。”乃妻以所撫馬公女,是為孝慈高皇后。
          長官信任自己,就得盡心盡力,盡心力了,就會將自己的智慧才能都發揮出來,發揮了自己的智慧才能,就會取得成就,長官就會更加信任自己,自己也就會不斷地進步。朱元璋從一個小班長開始了他的偉大事業,也從小班長開始有了自己的老婆馬皇后。
          太祖往從之。門者疑其諜,執以告子興。子興奇太祖狀貌,解縛與語,收帳下。
          為什么朱元璋會被誤認為是間諜呢?我的推斷是,朱元璋在城門外仔細地觀察濠州城。當然他的長相是奇怪了點,但絕對是一個有思想的人。所以郭子興是因為朱元璋的長相而放了他的綁,與朱元璋交談后,就留下了朱元璋。
          生三子,子興其仲出。始生,郭公卜之吉。及長,任俠,喜賓客。會元政亂,子興散家資,椎牛釃酒,與壯士結納。至正十二年春,集少年數千人,襲據濠州。
          財散則人聚,郭子興不是從他老子那兒學來的,就是自己明白過來的。但這確是一個干大事的必要的條件。而恰是因為很多人舍不得散財,所以人也就不會擁戴他,也就不會成就大的事業。
          原文引用郭子興,其先曹州人。父郭公,少以日者術游定遠,言禍福輒中。邑富人有瞽女無所歸,郭公乃娶之,家日益饒。
          筆記
          看似并不讓人羨慕的事情,可能倒是暗含著有利的種子。娶一個肓人,不會有人以為光榮,但當你有了比別人多得多的財富時,可能就是光榮的時候了。
          當然,我不是說,娶肓人是發財的原因。但史料的寫法倒真有這層意思。
          孝貞皇后王氏,吳氏既立而廢,遂冊為皇后,天順八年十月也。萬貴妃寵冠后宮,后處之淡如。孝宗即位,尊為皇太后。武宗即位,尊為太皇太后。
          王后的思路正確,萬貴妃得寵于憲宗,這事全由憲宗來掌握,別人難于左右憲宗。聰明的辦法就是如王后那樣,處之淡如。
          后孝宗生于西宮,后保抱惟謹。孝宗即位,念后恩,命服膳皆如母后禮,官其侄錦衣百戶。
          吳氏未必料到孝宗會當皇帝,對孝宗的保抱惟謹,只是一種女人的當然作為。她得到的回報也豐厚。所以有意的投資未必有高的收益,你憑著性情去做事,結果倒還說不定。
          帝怒,下詔曰:“先帝為朕簡求賢淑,已定王氏,育于別宮待期。太監牛玉輒以選退吳氏于太后前復選。冊立禮成之后,朕見舉動輕佻,禮度率略,德不稱位,因察其實,始知非預立者。用是不得已,請命
          皇帝想廢黜皇后,也得找個借口,所以憲宗歷數吳后之罪。牛玉可以將已選退的吳氏再選并立為皇后,則內臣之能量之大可見一斑。
          憲宗廢后吳氏,順天人。天順八年七月立為皇后。先是,憲宗居東宮,萬貴妃已擅寵。后既立,摘其過,杖之。帝怒,
          吳后不明事理,敢去招惹萬貴妃。從一般人的想法,你得到皇帝的寵愛,應該順著皇帝才是,違逆了皇帝,可能就對自己不利了。但那么多妃子只有一個皇帝,你得寵了,我不就被寵得少了嗎?所以嫉妒是一定的。吳后的行為是嫉妒使然。
          已,有言后出所攜鉅萬計,英宗遣使檢取之,遂立盡。
          這段我不敢下結論,因為遂立盡,意思不清,是指英宗檢取的人將汪后的錢檢盡呢,還是汪后自己立馬化盡?如果是后者,也說明了汪后的剛執。
          然性剛執。一日,英宗問太監劉桓曰:“記有玉玲瓏系腰,今何在?”桓言當在妃所。英宗命索之。后投諸井,對使者曰:“無之。”已而告人曰:“七年天子,不堪消受此數片玉耶!”
          此事倒可以證明汪后的剛執。也可見英宗的小家子氣。不就一玉嗎?干嗎還要索回來?最讓人想不到的是七八年后,英宗還想著有這么塊玉?
          憲宗復立為太子,雅知后不欲廢立,事之甚恭。因為帝言,遷之外王府,得盡攜宮中所有而出。與周太后相得甚歡,歲時入宮,敘家人禮。
          汪后與周太后的友好,是因為汪后她不同意廢憲宗。這看上去,又是小人的心胸。
          景帝崩,英宗以其后宮唐氏等殉,議及后。李賢曰:“妃已幽廢,況兩女幼,尤可憫。”帝乃已。
          英宗不用殉葬,但景帝的殉葬卻要由英宗來確定。此時他英宗還沒有想到不用殉葬吧?
          生二女,無子。景泰三年,妃杭氏生子見濟,景帝欲立為太子,而廢憲宗,后執不可。以是忤帝意,遂廢后,立杭氏為皇后。
          我們以小人的心思來度量汪后的胸懷。憲宗是英宗之子,見濟是景帝之子,但都不是汪后之子,所以不論立那位都與汪后無關。而立了見濟,有杭氏在,自己未必有利。
          景帝廢后汪氏,順天人。正統十年冊為郕王妃。十四年冬,王即皇帝位,冊為皇后。后有賢德,嘗念京師諸死事及老弱遇害者暴骨原野,令官校掩埋之。
          這有意思。一是暴骨原野,皇帝大臣地方官不說話,要汪后下令。二是汪后此令可以證明她是賢德之后。
          后病瘍,久之愈,誥諭群臣曰:“自英皇厭代,予正位長樂,憲宗皇帝以天下養,二十四年猶一日。茲予偶患瘍,皇帝夜吁天,為予請命,春郊罷宴,問視惟勤,俾老年疾體,獲底康寧。以昔視今,父子兩
          周太后這個誥諭,很清楚地表達了她的心情,但關鍵是留給我們的一個史實,憲宗可以二十四年如一日一樣地孝敬母親,這不容易。所以,宋明的理學,在幾百年里,對人的思想烙上了其痕跡。在五代十國之前,皇室的亂倫腌臜之事就很多,不孝也就很自然地了。
          孝宗生西宮,母妃紀氏薨,太后育之宮中,省視萬方。及孝宗即位,事太后亦至孝。
          想現在的很多孩子也是祖母養的,但是否會孝敬祖母呢?孝宗做到了,而且他的廟號就是孝宗。
          先是,憲宗在位,事太后至孝,五日一朝,燕享必親。太后意所欲,惟恐不歡。至錢太后合葬裕陵,太后殊難之。憲宗委曲寬譬,乃得請。
          明朝皇帝對母親的孝敬,是緣于天性。朱元璋遺傳下給后代很多不好的基因,但孝母親倒算還是好的一面。
          憲宗即位,尊為皇太后。其年十月,太后誕日,帝令僧道建齋祭。禮部尚書姚夔帥群臣詣齋所,為太后祈福。給事中張寧等劾之。帝是其言,令自后僧道齋醮,百官不得行香。
          明朝的言官確實厲害,只要他認為要彈劾的事,他就彈劾,這種監督機制對于皇權的鞏固是有利的。姚夔的本意不過是討好周太后,以討好憲宗而已。但給事中張寧卻彈劾了他。
          帝復問祔廟禮,健等言:“祔二后,自唐始也。祔三后,自宋始也,漢以前一帝一后。曩者定議合祔,孝莊太后居左,今大行太皇太后居右,且引唐、宋故事為證,臣等以此不敢復論。”帝曰:“二后已非
          祔廟禮一事,從漢到宋,可見并沒有什么統一的標準的,一切都看皇帝的意志。孝宗提出的師古,是師漢代以前的辦法。就我理解,如果周后可以葬裕陵,那么其神主也可祔奉先殿了。
          弘治十七年,周太后崩。孝宗御便殿,出裕陵圖,示大學士劉健、謝遷、李東陽曰:“陵有二隧,若者窒,若者可通往來,皆先朝內臣所為,此未合禮。昨見成化間彭時、姚夔等章奏,先朝大臣為國如此,
          孝宗是位明白事理的皇帝。二隧中,一個窒,一個通。可見當時內臣為了討好周太后,竟不考慮這樣的安排是必有一錯的。
          帝再下廷議。吏部尚書李秉、禮部尚書姚夔集廷臣九十九人議,皆請如時言。帝曰:“卿等言是,顧朕屢請太后未得命。乖禮非孝,違親亦非孝。”明日,詹事柯潛、給事中魏元等上疏,又明日,夔等合疏
          憲宗還是想為自己的母親爭取的,故中旨下為錢后別擇葬地,但群臣可以在文華門外跪四個時辰,相當于八個小時,逼得憲宗只好讓步。這確實讓人感動!明朝這樣一個體制,卻有如此講究正義的大臣。但明末許多大臣卻為什么反倒沒有了廉恥呢?
          彭時首對曰:“合葬裕陵,主祔廟,定禮也。”翼日,帝召問,時對如前。帝曰:“朕豈不知,慮他日妨母后耳。”時曰:“皇上孝事兩宮,圣德彰聞。禮之所合,孝之所歸也。”商輅亦言:“不祔葬,損
          周太后不過是自己的兒子當了皇帝,故認為只有自己可與葬裕陵。全然想不到錢后乃正宮,她自己不過是貴妃。但前人管不了后人的事。而后人卻可能左右前人的事。英宗說錢后與己同葬,但周太后不同意,因為英宗已死了,作為后人的周太后可以說了算。但大臣們不同意周太后的意見,他們認為錢后應與葬裕陵。所以夾在中間的憲宗很為難。帝默然久之,可以說明憲宗的心態。
          成化四年六月,太后崩,周太后不欲后合葬。帝使夏時、懷恩召大臣議。
          是周太后不愿意錢后合葬裕陵。然作為皇帝的憲宗卻做不了主,所以要召大臣議。明朝皇帝雖然專制,卻不能做主父親與母親的事。
          憲宗立,上兩宮徽號,下廷臣議。太監夏時希貴妃意,傳諭獨尊貴妃為皇太后。大學士李賢、彭時力爭,乃兩宮并尊,而稱后為慈懿皇太后。
          可以比較一下學士與太監的作為,畢竟是讀書人,李賢們多少有良知在,而夏時只是皇帝的仆人,忠于皇帝也是他的本份,也沒錯。
          后無子,周貴妃有子,立為皇太子。英宗大漸,遺命曰:“錢皇后千秋萬歲後,與朕同葬。”大學士李賢退而書之冊。
          麻煩事就此來了,一直鬧到孝宗朝。因為憲宗之母周太后不愿意錢后與英宗合葬。
          英宗北狩,傾中宮貲佐迎駕。夜哀泣吁天,倦即臥地,損一股。以哭泣復損一目。英宗在南宮,不自得,后曲為慰解。
          恩愛夫妻,皇帝家也有此景,讓人感動!不只是用錢去迎駕,還在于每日的思念。然后是寬英宗之心情。多么好的妻子!
          英宗孝莊皇后錢氏,海州人。正統七年立為后。帝憫后族單微,欲侯之,后輒遜謝。故后家獨無封。
          錢后是真的愛英宗,英宗也曉得,所以要錢后與己同葬。
          初,太祖崩,宮人多從死者。歷成祖,仁、宣二宗亦皆用殉。景帝以郕王薨,猶用其制,蓋當時王府皆然。至英宗遺詔,始罷之。
          朱元璋用人殉葬,可以探究其原因。他一個貧民出身,為什么會有這樣的想法?還是宮人自愿殉葬。
          太后,景帝母也,丹徒人。宣宗為太子時,選入宮。宣德三年封賢妃。景帝即位,尊為皇太后。英宗復辟,復稱宣廟賢妃。成化中薨。
          不管怎么說,景帝比英宗要幸福些,他知道自己的母親,他的母親還一直活著。所以,看你怎么想了。
          而英宗生母,人卒無知之者。
          讀此段挺傷感的。英宗之母或就在宣宗的殉葬嬪妃中。
          英宗北狩,太后命郕王監國。景帝即位,尊為上圣皇太后。時英宗在迤北,數寄御寒衣裘。及還,幽南宮,太后數入省視。石亨等謀奪門,先密白太后。許之。英宗復辭,上徽號曰圣烈慈壽皇太后。
          孝恭孫后與英宗雖然不是親母子,但孫后對英宗始終的關懷和支持,則可以證明一是二人確有感情,二英宗畢竟是孫后的依靠。有感情故送寒衣,去南宮省視;要依靠,所以支持石亨等謀奪門。
          胡后上表遜位,請早定國本。妃偽辭曰:“后病痊自有子,吾子敢先后子耶?”三年三月,胡后廢,遂冊為皇后。英宗立,尊為皇太后。
          有意思的是,史官記載孫后的對話時,說她偽辭曰。明顯地表明史官的態度。為什么?因為后來史官從史料中,發現孫后的行為表現著,她的話與行為是不相符的。所以判定,她是偽辭。因為行為是真正內心的表達,而言語有時未必是內心的表達,可能是謊言。
          妃亦無子,陰取宮人子為己子,即英宗也,由是眷寵益重。
          妃子有些人不能生育,她的地位就可能難保。因此像孫后這樣,陰取她人子為己子,也是一個辦法。
          宣宗孝恭皇后孫氏,鄒平人。幼有美色。父忠,永城縣主簿也。誠孝皇后母彭城伯夫人,故永城人,時時入禁中,言忠有賢女,遂得入宮。方十余歲,成祖命誠孝后育之。
          明帝皇后妃嬪好像不太注重相貌,所以孫后有美色,也是宣宗寵愛其的緣故吧。
          誠孝可以讓廢胡后位在孫后上,也是因為孫后如其養女,更親一些。
          英宗問大學士李賢。賢對曰:“陛下此心,天地鬼神實臨之。然臣以陵寢、享殿、神主俱宜如奉先殿式,庶稱陛下明孝。”七年閏七月,上尊謚曰恭讓誠順康穆靜慈章皇后,修陵寢,不祔廟。
          英宗在明帝中算是仁厚的,他還廢去的陪葬制。
          天順六年,孫太后崩,錢皇后為英宗言:“后賢而無罪,廢為仙師。其沒也,人畏太后,殮葬皆不如禮。”因勸復其位號。
          錢皇后與胡后是二代人,所以她真心為胡后說話。為什么?她們之間沒有利益上的沖突。
          后無過被廢,天下聞而憐之。宣宗后亦悔。嘗自解曰:“此朕少年事。”
          朱明皇帝能夠這樣自解也算是大度了。我始終認為朱明皇帝都是心胸狹隘之人。
          張太后憫后賢,常召居清寧宮。內廷朝宴,命居孫后上。孫后常怏怏。正統七年十月,太皇太后崩,后痛哭不已,逾年亦崩,用嬪御禮葬金山。
          人心常恐不知足,孫后已得后位,但卻還怏怏于禮數,不過是內廷朝宴嗎。但真要在孫后的地位上考慮,又不能不怏怏。
          頁數1234567
          秦望山若耶水
          被收藏:13 次 [收藏]
          積分:708 分
          訪問:43033 次

          秦望山若耶水 的收藏

          hanshu
          給 秦望山若耶水 留言
          奇米影视奇米影视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