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9kz7v"></var>
    1. <button id="9kz7v"></button>
      1. <th id="9kz7v"></th>

        西汶藝術網

        中華古籍全錄

        中國漢語字典

        中國書法字典

        西汶藝術品

        會員登錄 | 注冊
        紐新優品
        藝術中國:中國傳統文化與藝術

        古籍全錄

        古籍筆記

        古籍討論

        班超傳(節選)(范曄)

        [ 打印 ]
        將本文分享到:
        班超傳(節選)

        [南朝·宋]范曄
        【作者小傳】范曄(398—445),字蔚宗,南朝宋順陽(今河南淅川縣東南)人,晉豫章太守范寧之孫,宋侍中范泰之子。因出繼堂伯范弘之,得襲封武興縣五等侯。年輕時曾入劉裕子義康部下為冠軍參軍;劉氏代晉稱帝,封義康為彭城王,曄入補兵部員外郎,出為荊州別駕從事史。元嘉五年(428),因父喪去官;服闕后,為征南大將軍檀道濟司馬,領新蔡太守,遷尚書吏部郎。元嘉九年冬,因在彭城太妃喪葬期間聚會酣飲,以聽挽歌為樂,左遷宣城太守;后復遷左衛將軍、太子詹事。元嘉二十二年九月,因與散騎侍郎孔熙先兄弟等謀立義康,為丹陽尹徐湛之告發,于同年十二月以謀反罪被處死。
        曄少承家學,博學多才。據《宋書》本傳,“(曄)少好學,博涉經史,善為文章,能隸書,曉音律。……性精微有思致,觸類多善,衣裳器服,莫不增損制度,世人皆法學之”。曄一生以“仁為己任,期紓民于倉卒”(見《后漢書·荀彧傳論》),雖殺身亦在所不惜,故無意于文名“常恥作文士”。然所著《后漢書》體大思精,其中包括十紀、十志(未成)、八十列傳,是繼《漢書》后記載自東漢光武帝劉秀至獻帝劉協近二百年史事的重要史書。其《列女傳》、《文苑列傳》、《逸民傳》、《黨錮傳》、《宦者傳》等,或填補舊史空闕,或反映一代風尚,足稱良史。由于范曄生前未完成全書,后梁代劉昭為之作注時取司馬彪《續漢書》之八志補入,成今本一百二十卷。

        【題解】西北方匈奴的不斷入侵中土,是兩漢四百多年來在邊境上一直存在的隱患。如何正確處理這個問題,關系到漢代政治經濟的發展和與西域各國的經濟文化交流,因此為歷朝統治者所重視。班超(32—102)正是在這種歷史條件下出現的一位杰出將領。他以非凡的政治和軍事才能,在西域的三十一年中,正確地執行了漢王朝“斷匈奴右臂”的政策,自始至終立足于爭取多數,分化、瓦解和驅逐匈奴勢力,因而戰必勝,攻必取。不僅維護了祖國的安全,而且加強了與西域各族的聯系,為我國多民族國家的形成、鞏固和發展,作出了卓越貢獻。
        《后漢書》中這篇著名的人物傳記即詳盡而又生動地記述了班超在西域戎馬倥傯、浴血奮戰的一生。文字雅潔,敘事流利,頭緒雖多而脈絡不亂。人物形象鮮明,寫來有聲有色。這里節選的是傳文的主要部分。

        班超,字仲升,扶風平陵人[1],徐令彪之少子也[2]。為人有大志,不修細節,然內孝謹,居家常執勤苦,不恥勞辱。有口辯,而涉獵書傳。
        永平五年[3],兄固被召詣校書郎[4],超與母隨至洛陽[5]。家貧,常為官傭書以供養[6],久勞苦。嘗輟業投筆嘆曰:“大丈夫無他志略,猶當效傅介子、張騫立功異域[7],以取封侯,安能久事筆研間乎[8]?”左右皆笑之。超曰:“小子安知壯士志哉?”其后行詣相者,曰:“祭酒[9],布衣諸生耳,而當封侯萬里之外。”超問其狀。相者指曰:“生燕頷虎頸[10],飛而食肉,此萬里侯相也。”久之,顯宗問固[11]:“卿弟安在?”固對:“為官寫書,受直以養老母[12]。”帝乃除超為蘭臺令史[13]。后坐事免官。
        十六年[14],奉車都尉竇固出擊匈奴[15],以超為假司馬[16],將兵別擊伊吾[17],戰于蒲類海[18],多斬首虜而還。固以為能,遣與從事郭恂俱使西域[19]。超到鄯善[20],鄯善王廣奉超禮敬甚備,后忽更疏懈。超謂其官屬曰:“寧覺廣禮意薄乎?此必有北虜使來[21],狐疑未知所從故也[22]。明者睹未萌,況已著耶?”乃詔侍胡詐之曰[23]:“匈奴使來數日,今安在乎?”侍胡惶恐,具服其狀[24]。超乃閉侍胡[25],悉會其吏士三十六人,與共飲,酒酣,因激怒之曰:“卿曹與我俱在絕域[26],欲立大功以求富貴。今虜使到裁數日[27],而王廣禮敬即廢,如今鄯善收吾屬送匈奴,骸骨長為豺狼食矣[28]。為之奈何!”官屬皆曰:“今在危亡之地,死生從司馬。”超曰:“不入虎穴,不得虎子。當今之計,獨有因夜以火攻虜使[29],彼不知我多少,必大震怖,可殄盡也[30]。滅此虜則鄯善破膽,功成事立矣。”眾曰:“當與從事議之。”超怒曰:“吉兇決于今日。從事文俗吏[31],聞此必恐而謀泄,死無所名,非壯士也。”眾曰:“善。”
        初夜,遂將吏士往奔虜營。會天大風,超令十人持鼓,藏虜舍后。約曰:“見火然[32],皆當鳴鼓大呼。”余人悉持兵弩夾門而伏[33],超乃順風縱火,前后鼓噪。虜眾驚亂,超手格殺三人,吏兵斬其使及從士三十余級,余眾百許人悉燒死。明日,乃還告郭恂。恂大驚,既而色動,超知其意,舉手曰:“掾雖不行[34],班超何心獨擅之乎[35]?”恂乃悅。超于是召鄯善王廣,以虜使首示之,一國震怖。超曉告撫慰,遂納子為質[36]。還奏于竇固,固大喜。具上超功效,並求更選使使西域。帝壯超節[37],詔固曰:“吏如班超,何故不遣,而更選乎?今以超為軍司馬[38],令遂前功[39]。”

        請登錄會員以觀全文。
        古籍資料
        提示:
        • 歡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談古籍,勿論其他。入群請修改群名片為:正在學習或研究的內容.昵稱,如:論語.飛翔,雜學.心在遠方。
        • 推薦瀏覽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網頁最下方工具條記錄讀古籍筆記,查字典以及反饋文中錯漏之處。瀏覽器版本過低則無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頁,請按 Ctrl+F 打開搜索輸入框。
        相關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閱讀筆記時理解)
        您的古籍閱讀筆記 0 / 10-1000
        請修改標題和關鍵詞;討論求助建議包含上下文,以便網友理解。
        正文中有錯誤遺漏之處,歡迎指正。請提供錯漏處前后數個文字,以便我們快遞找到錯漏的地方。
        奇米影视奇米影视网